1kb0h優秀都市小說 一品梟雄 愛下-第422章 鬼斧神工讀書-f2fpg

一品梟雄
小說推薦一品梟雄
这东西肯定不是后天人为合成的,先天生成的东西竟然如此鬼斧神工,最关键是保护尸身不腐朽。
我甚至想学着小说里面滴血上去,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遇。
不过我忍住了,这不是犯傻嘛!
也许这东西是天外来物,比如陨石,这样一来也能解释为什么这玩意这么重,这么坚硬。
又或者这东西自带辐射,杀死了细菌也说不定。
就在我想出神的时候,我的掌心一痛,低头一看竟然被短剑的剑尖给刺中了。
真是倒霉!
殷红的血液滴落水中化开,顿时染红了水!
这短剑太锋利了,轻轻一下就划破了皮肤,刺入了肉中,这短剑比我所知的任何兵器都要锋利好几倍。
我捂着手,连龙珠都没拿出来,捏紧拳头,连忙去翻医药箱。
小花仙之花幕嫣然 默世冰輝
喷了云南白药止住血之后,我返回盥洗室,捞出龙珠,我奇怪的是,原本被血液浸染的水,竟然变得无比透彻。
我确认我没有看花眼,刚才我可是流了好多血。
梦想灵界 蓝晨枫
手里拿着龙珠,我心里不解,刚走到卧房,躺在床上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艳阳高照。
“大哥,大哥!”
迷糊中,我听到了风小毅的声音。
“大哥,你终于醒了!”
风小毅松了口气,“你不知道,我刚才怎么叫你都不醒,无奈之下,我只好打了盆水浇在了你的头上。”
我说我怎么浑身不得劲,“我刚才真的怎么叫都叫不醒?”
“那还能有假,都快把我给急死了。”
我没有动,摸了摸头,回想起凌晨发生的事情,对了,龙珠!
我看了看床上的龙珠,松了口气,其实刚才风小毅叫我的时候,我一直在做梦,梦里我梦到了一条白龙,它长着血盆大口,不停的在背后追我。
我跑啊跑,怎么都跑不出去,眼看就要被它追上了,风小毅就把我给叫醒了。
我看了看右手的把掌心,那里贴着创可贴,揭开一看,我彻底傻眼了。
伤竟然痊愈了。
这怎么可能!
昨天明明被剑尖给刺伤了,这才几个小时,我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十二点,再快也要两三天吧?
我看着手中的龙珠,难道是它搞的鬼?
我心里很乱,就在这时,风小毅道:“大哥,你怎么了?”
回过神来后,我说道:“哦,想点事,没什么!”
风小毅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被昨夜那个老粽子给上身了呢。”
“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
我白了他一眼,风小毅挠了挠头,嘿嘿笑道:“大哥,你看!”
他把手机往我面前一送,我顿时就看到了几个大字,“盗墓贼夜探汉王墓,被古墓机关杀害……”
“这么快就见报了?”
“那当然,死了一两个人还好说,这一下子死了六个,谁压得住啊!”
风小毅道:“最有意思的是,这六个人白死了,你看看新闻写的,要不怎么说那个老人渣心狠手辣呢,还真被他给猜中了。”
我没说话,“你先出去,我洗个澡换身衣服,哦对了,顺便去准备一些吃的,我肚子很饿。”
“好!”
蠻女vs酷哥
风小毅点点头,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急匆匆跑到盥洗室,再次放满水,把龙珠放了进去,令我不解的是,龙珠遇水之后,并没有像清晨那样,变得通透,那条金色小龙也没了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玩意呈现本来面目还需要时间?
不,肯定不是这样的。
我又想起澄清的水,难不成,这玩意吸血?
卧槽!
庶女夺宫:杀手王妃桃花多 云在青霄水在瓶
还是说这东西真的是龙珠,吸了我的血之后钻进我的身体里了?
可是也没有啊,没有任何的异常。
我拿出短剑,心想,要不要在扎自己一剑?
但是抬起手还是没能下得去手。
算了,没了就没了,我收起龙珠,放进了保险箱里,冲了个澡匆匆下楼。
“狼牙,这两天恢复的怎么样?”
“再有两三天就全好了。”
狼牙笑着说道。
我点点头,这家伙受的伤可不轻,有几刀真的很凶险,对别人来说要半个月才能恢复的伤势,他四五天就好了。
恢复能力真变态。
不过这也和他的个人体质有关系。
看着桌子上丰盛的饭菜,我食指大动,前所未有的饥饿。
看到我风卷残云的把饭菜吃完,两人都被我吓住了。
“大…大哥,你什么时候这么能吃了?”
無上禁域 飛空的芒果
风小毅有些吃惊的说道。
“能吃吗?为什么我还觉得饿啊!”
“还觉得饿?”
狼牙也有些吃惊,“你一个人吃了三个人的食物,还饿?”
我也有些尴尬,“可能是二次发育了吧。”
不过,我心里隐隐有猜测,我这么能吃肯定和龙珠脱不了关系。
又添了三大碗饭,我这才吃饱。
说实在的,这一下我自己都被吓住了,一个人吃六个人的饭,饭桶啊这是!
我这胃竟然装得下去,还没有一丝吃撑的感觉。
“大哥,你牛!”
风小毅忍不住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天才透視神醫 覆手
酒足饭饱之后,我问道:“柳氏集团和蔡家怎么样?”
“没有动静,不过……费争今天又去公司了。”
亂西遊之猿王變 江舟漁火對愁眠
“那小子没那么容易离开,费峰在这里打开了市场,他又不是傻子,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错过。”
“那怎么办?要不要把他也抓了,让他和费峰做个伴?”
“不太好,最起码现在不行。”
现在费峰很配合,再加上三子,肯定能够稳住费争,要是抓了费争,恐怕会生变。
“派人盯紧他,二十四小时。”
“是,大哥!”
“还有,告诉他们,加快生意合法化,一点尾巴都不要留,不能给他们清算的机会。”
我叫住风小毅,“一定要亲自告诉他们。”
“我明白了,大哥!”
说完,风小毅就离开了。
下午,我去了一趟齐氏集团,齐叔看到我很诧异,“你怎么来了?”
“不欢迎我吗?”
齐叔笑了笑,“齐氏未来都是你的,自家公司还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对了,今天的新闻看了吗?”
“你是说西北那个汉墓?”
“没错!”
齐叔叹了口气,“那块地本来就悬,现在出了这种事,就更悬了,我收到一点消息,那里很可能要被改造成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