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ld3好看的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45 斬斷儀式看書-lcskc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药哥这样的人哪里都会有,不过除了和他关系比较近的人以外,多数人只是知道这么个外号,却连他叫什么也不知道。
陈航也只是找了几个工作室查了查,这么短的时间里也打听不到更多消息。当然,要想见到药哥的话,一般来说都得去大东路的一家剧场里,药哥经常去那里看话剧的样子。
当然陈航是压根不信这么起家的一个家伙会有那种文雅的爱好,众人也不可能走这个路子找到药哥。
“那么那天晚上去过医院的就是药哥和另外的同伙了。他们应当是那些为了私利而进行白礼的人,准备的棺材就是医院停尸房的冰柜——认领尸体这种事情只要想办法拖一拖,十天足够。”陆凝说。
“可是我们应该怎么做?真的要对付这种地头蛇吗?”陈航挠了挠头,“他们应该是策划了一些谋杀,但我可不认为老钱的爸妈和他们有关,之前那个不也是伪装成车祸了吗?”
“我要等一下张欣晴给我的回复……嗯,看到了。医院在这几天接收的尸体基本都是意外或者急病,类似昨晚那种谋杀的并不会送去医院,而是拉去了警察局的法医那里……”陆凝打开手机短信,“张欣晴让马戏团对我告诉她的一些问题进行了简单的调查,现在她大概正在沿着之前眼观六路给我的那张阴气地图对这里的野鬼进行清理。”
“你让她过来杀那些小鬼?”
“毕竟我们没有那个余力,而张欣晴也需要这些鬼怪来喂饱马戏团。我们能让她少沾人命为好。”
“那么你有没有让她也注意一下我两个叔叔和那个表弟的情况?”钱义朋问,“如果找到他们,我想也能找出我父母的死因。”
“马戏团毕竟不是搜索型的鬼,我只是告诉她尽量帮忙看看。”
“多谢。”
钱义朋的神情阴鸷了很多,不过他确实还保持着一定的理性。陆凝知道他心里的悲伤已经开始转化为怒火了,这种情况算是正常变化,可后果永远无法预测。
“好吧,那我们怎么找到这个药哥?”陈航问。
“我们不去找他,他敢举行白礼,他在明我们在暗,当然是让他来找我们。只是在那之前我们需要做一些准备。”陆凝低声说。
“引蛇出洞吗?”周诗兰眼睛一亮,“对啊,要是他发觉白礼可能会失败,估计也坐不住。”
“你说……准备?”陈航也随着陆凝不由得压低了声音,“准备什么?”
“杀人准备。”陆凝向众人直接说了出来,“这些为了白礼筹备谋杀的人,也一定会在阴谋被揭发的时候铤而走险,我们不能冒那个风险。如果没办法走道长们的路子进行制服,那么我们就得准备好保护自己。”
“保……保护自己,和杀人……”周诗兰有些惊愕。
“说得对。”钱义朋第一个赞同道,“已经杀过人的人会在乎手里多几条人命吗?如果我们和他们碰到了,还能指望他们饶过我们?”
“可杀人的准备是什么意思?”燕子丹看向陆凝。
“就是字面意思。”陆凝看了看周围的商店,“滕璇,就像我们当初那样,不过这次会更加过分。”
“那有什么,群架我也打过。文玥,咱们怎么准备?”
“一些能够出其不意的东西,武器随便什么都可以……先去一趟五金店,另外要考虑这些人会一些道术的可能。”
“我们能对付道士吗?”燕子丹皱了下眉。
“没有哪个道士能够二十四小时顶着龟壳。”
=
对陆凝来说,用一些日常工具组合成具有足够杀伤力的凶器是在集散地就学过的,不过她不好解释来历,就搜了一个她看着合理的网站出来,让众人各自准备了一下。
她本人倒是不需要更多武器了,如果不是那种拼力量而是技巧类的武器她完全能使用。各自准备好之后,众人就去了那个存放着尸体的医院。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医院里还是有一些医护人员和病人在。大东路这里人本就不多,医院里不挂号的话也无人问津,一行人走到太平间附近居然没有遇到任何阻挠。
“但是咱们进不去吧?我们又不认识这里的人。”周诗兰问。
“只是来踩一下点。”陆凝瞥了一眼门锁,这里的锁还都是老式机械锁,开起来难度并不高,一路过来的门也没有什么门卡之类的要求,都是类似的门锁。潜入应该没有多少问题。
“滕璇,稍微准备一下。”
“好嘞。”滕璇取出了陆凝的那些小工具小装置,看看这条走廊上没什么人,陆凝就拿起一卷透明胶带,轻轻扯断一截粘在了门边的墙上。
“好,我们继续走……设计一下线路。”
这卷胶带是晚上可以发出荧光的,不怎么明显,可是作为一个光标是足够的。陆凝查看着医院的整体布局,在自己考量的位置都贴了一段胶带,随后众人便从另外一个门走了出去。
嫡女惊华 扬州半仙
这个侧门的门锁稍微复杂一些,毕竟作为对外的门厚实一些也是应当的。只是这里没有什么人,估计也没人经常过来查看。陆凝用胶带在那里鼓捣了两下,让门无法落锁,点了点头,满意地说:“好,现在我们可以去一趟郊外,等到黄昏时分再来这里。”
“去郊外?”
“我让张欣晴帮我看看那些鬼怪是否有什么掉落,如果有收获的话就太好了。”
————
众人驾车离开,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驶出郊外,陆凝在一片荒凉的田地旁边停下了车,在田垄上,一个身穿暗红色西装,头戴高礼帽,手持一根手杖的人正侧身站在那里。如此独特的服装也只有作为扑克马戏团团长的张欣晴了。
周诗兰认出张欣晴后倒是很高兴地扑了上去,张欣晴有点别扭地和她拥抱了一下,又扭头看了看众人。
“你变化挺大的。”钱义朋感慨了一句。
“你也是。”
众人也能看出张欣晴的不同,她身上仿佛自带一股阴冷气息,脸上也有一层化不开的阴影。在一身颜色压抑的服装下,似乎整个人都带上了几分死亡的味道。
詭域迷蹤 酗酒
“看来你支开了团员。”
“只有在能够收集‘欢笑’的时候,这群家伙才会离开我旁边。李文玥,你设计的这个鬼群也真是足够让人头痛的。”
“以后想办法解决你的问题吧,我相信现在你宁可能够拥有这份力量。”陆凝说,“我告诉你的事情怎么样?”
“我去下河稍钱家看了一眼,虽然说找不到很具体的位置,但是我根据那片血光所蔓延的地点,倒是能给你们指一个大致方位出来。”张欣晴看了钱义朋一眼,“你父母的死会继续缠着对方,可见对方并不懂道术或者鬼怪术法之类的东西,否则这种程度的血光是不可能消不掉的。”
钱义朋咬了咬牙:“那不是更好?说明我也能对付那家伙……”
“你自己抉择。另一件事,李文玥,关于这里的白神,那帮法身鬼都躲着马戏团成员,仿佛知道我们能无限复活一样。我打听不到关于白神的消息,也无法给你什么证明……但是根据这里的情况来看,这地方成为白神所辖已经很久了,以至于它已经是天地承认的枣园庄正仙,不存在你说的那个情况。”
“嗯……好吧,另外一件事呢?”陆凝问。
“这里。”张欣晴用手指了一下自己脚下,田垄旁边的土地里,一个黑塑料袋仿佛垃圾袋一样丢在那里,陆凝见状不由得嘴角一抽:“你就把鬼器塞这里面?”
“我又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用,那帮马戏团的疯子也不会用这些,除了这个单片眼镜我留下以外,别的你们都拿走好了。”
张欣晴说得大方,那塑料袋里面装着的鬼器也就四件。
一个大概三十厘米高的毛绒小熊,一把折扇,一支钢笔还有一个精致的不锈钢盘子。
难怪张欣晴就留了个单片眼镜,这堆东西看上去可是完全不适合战斗。陆凝也不指望这些鬼器会变个形啥的,毕竟她手上的白环实际上就从来没有变过模样。
“这些就是鬼器?怎么跟旧货市场淘换出来的一样。”陈航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鬼的品位都这么奇怪的?”
“我哪知道?反正我就让它们按照李文玥给的地图找过去,见到鬼就消灭掉,有什么东西掉出来就捡走。反正现在我收集到的也就是这么几样,用法也不清楚,你们想拿就拿走,出了事也别问我。”张欣晴说。
“钱义朋,你先挑一件吧。”
这里只有钱义朋、燕子丹两人通过了宋采薇的心性考验,四件东西陆凝暂时不准备要,给两个人各自武装一下要紧。
“钢笔。”钱义朋选了个最正常的。
“那折扇吧。”燕子丹说,随后看了看其余人,“各位……你们如果真的想……”
“别别别,宋姐的话我既然听了就得听到底。”陈航摆了摆手,“你们分了吧,我们尽量和你们一起行动,直到老爸找的新道长过来。”
飼神 石川
“这次你先。”钱义朋看向燕子丹。
“呃……熊玩偶。”
最后那个盘子就被钱义朋拿走了,这个大小只能塞在背包里面,衣服兜里可塞不下。
“这样的话,我可能很快就得离开了,枣园庄这里没有鬼它们一定会吃人。”
“是的,你可以去铜方镇,社长在那里失踪,而王仲楠又在公寓里遇险,我想铜方镇那边已经陷入了某种危险情况,小心行事。”陆凝说。
“今晚就走,你们也注意点安全。白礼什么的……又不是必须要解决,保证自身安全,帮钱义朋报了仇,就离开。”张欣晴摆了摆手,“如果能联系上叶琴的话,找她求助一下也行。她实力也挺神秘莫测的。”
“了解了。”陆凝点了点头,众人道别。
進化核心 十瞑
实业帝国
叶琴是“侦探”——当她得知了这个之后,那个任务就已经完成一半了,当然侦探这种坦荡的位置也属于比较好找的,难以完成的是“凶手”那一环。
稍事休整之后,便是潜入医院了。
前夫破盤價
大东路的医院本来就不忙,很多科室也是按时下班,除了一些急诊还开着以外,别的地方都更显得清冷。陆凝等人在外头吃了个饭,稍微蹲了会等天色黯淡下去,便遛去了此前准备好的侧门。
医院里倒是还挺亮堂,灯光充足,就是安静得有些吓人。众人小心翼翼地走向了太平间,陆凝从口袋里拿出准备好的开锁工具,不到一分钟就打开了那里的锁。
寒气逼人。这里的温度比外面的冬天似乎还要低,屋子里有一具今天的尸体,而此前的则都放进了冰柜当中。之前视频里发生的事情在这里完全没有什么痕迹。陆凝轻轻揭开尸体上的布,这是一位看上去大约五十余岁的男性,表情安详,粗看上去并不是因为什么外伤而死的死因。不过不出意外的话这唯一一具尸体就是今日的白礼准备了。
木葉之聖杯GO 魔術刀
稍微检查之后,陆凝就将手按了下去,白环产生了些许反应,但白礼本身在准备阶段的人都属于自然死亡,并不会出现阴阳失衡,因此也不会被破解。
“不知道您是谁,只是很抱歉必须冒渎您的尸体。”陆凝从袖口退出命运锯齿,抵住了尸体的太阳穴。
爹地离妈咪远一点
之前已经点亮的符文交错闪动着,仿佛在欢呼又会有一位同伴加入。
“白神的命运,会因此在此发生转折……至少,举行白礼的那个人应当如此。”
命运锯齿穿透了皮肤,已经干涸的血液几乎没有流动出来,一瞬间,太平间里便响起了鬼哭狼嚎般的嘶鸣,不知来处的阴风绕着房间鼓动着,掀起了众人的衣角。
与此同时,外面的楼道里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陆凝使了个颜色,众人纷纷躲藏到了太平间的阴影当中,这里除了冷柜上那些冷光灯以外,没有打开大灯,陆凝将手放入口袋里,拔出命运锯齿。
咣当一声,门被撞开了,三个戴着口罩伪装成医生的人站在门口,眼神里都是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