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gwv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17章 攻個郿塢都能遇到皇甫嵩-f8dnu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李素催促徐晃、典韦进兵的同一时刻。
在东北方二十里外、郿县城北的郿坞堡垒中,董卓的弟弟、如今董氏一族的实际掌控者、左将军董旻,正在东城楼上忧虑地眺望着远方。
董旻时刻担心来自长安方向的敌情出现,又为手下人收拾财物不够快而烦闷,犹豫不决,不知是守是逃。
兄长被王允设计杀害的消息,是前天傍晚传来的,但当时董旻还不知道更多细节,也不知道诸将有多少跟王允站在一起,所以白白浪费了一夜时间。
云遮月
毕竟家大业大,不是谁都有那么大勇气直接全部放弃的,万一只是董卓本人死了、只是一场宫廷刺杀,而诸将依然肯为董卓报仇用命呢?直接跑了岂不是亏大了?
昨天上午,董旻才打探清楚吕布和其他原京师北军的人马全部投靠王允了,而西凉诸将的态度还没有任何消息,他也是到了那一刻,才开始把“守”和“逃”这两个选项的优先级,提到了比“联络诸将反攻长安”更高的优先级。
战争迷雾的干扰,总是优柔寡断者的大敌。而郿坞里号称“积谷够守军食用三十年”的丰富战略储备,以及巨量财物,更是让人舍不得。
就在董旻忧疑的时候,东门外地平线上,数骑不惜马力飞奔而来,奔驰之速,堪称罕见。董旻眯着眼睛仔细凝视,确认是自己的儿子董璜,他连忙吩咐开城门。
董璜是被父亲派去长安方向打探最新军情的,主要是盯着长安有没有出兵讨伐他们,说好了一有消息就立刻快马回报。
董璜冲进城门后,跟随从护卫刚刚下马,那几匹战马就口吐白沫倒地了,董璜急吼吼喘息着告知:“昨天一早,王允已经把皇甫嵩重新任命为左将军,来攻打我们,他的部队都是京师北军旧部——
王允应该是不相信咱西凉兵,所以只用皇甫嵩的嫡系旧部。幸亏京师北军旧部骑兵不多,他们到此,可能还有半天的路程。”
长安到郿坞是两百五十里,跟汉中盆地最北缘的褒中县走褒斜道到郿坞其实差不多远。但谁让刘备忠义呢,人家是听说了董卓要篡汉,当天就出兵了,所以就显得皇甫嵩这支“等长安情况基本上稳住后,才调兵出征”的部队来得稍晚了。
而且皇甫嵩也是“内线作战”,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地方上的官府都得招待,所以他也是不带帐篷铺盖不带粮食,步兵都能两天走完二百五十里路。
另外说句题外话,历史上王允在夺取权力后,只是把之前被革职的皇甫嵩恢复为征西将军,连左将军都不肯给。显然王允也知道皇甫嵩朝廷资历比他老得多,不希望皇甫嵩这样的前辈大佬重入中枢威胁自己的辅政地位。
而这一世,因为征西将军的位置被刘备占着,王允没法封皇甫嵩征西将军,而且皇甫嵩被革前最高做到过车骑将军呢,王允也就只好捏着鼻子给皇甫嵩恢复到左将军。
反正左将军这个位置是肯定不会冲突的,董卓任内让弟弟董旻当了左将军。现在让皇甫嵩来杀董旻,显然是让新左将军杀旧左将军自己把位置抢过来。
董旻也确实在确认了敌情后,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真是皇甫嵩带兵!还一个西凉将领都不用!这真没机会离间了。快,拿上已经装好的财物跑吧,多带些换乘的马匹!只求回西凉隐姓埋名当个富家翁了。”
剩下还没收拾打包的财物,董旻也不要了,让董璜稍微歇气了半个时辰,趁着这个时间差把族人都聚拢、打包好的东西装车,还有几十个最受宠幸平时经常玩弄的姬妾,然后开了郿坞的西城门,趁着夜色溜了。
董卓在郿坞里“选民间年少美女八百人实其间”,但董家人也来不及都玩个遍,所以郿坞筑成一年多来,也就百余人被玩弄的,这百余人里大部分还是董卓本人亲自玩的,他的弟弟和侄儿不敢碰。
现在董卓都死了,董旻董璜怕跑不快,当然不会带死者的女人这种累赘,所以只带他们自己玩过的,也就只有几十人。
另外,趁着夜色才开城门逃跑,也是防止部队整个哗变目标太大,郿坞守军全盛时有三千人,董卓去长安时带走了大部分,还有近千人呢。要快速跑路不可能带上大部队,只能带最心腹最可靠的百余亲兵护卫。
我是林平之
可惜的是,董旻出城后没跑多远,就看到前面火光逶迤而来,他先是微微一惊,唯恐是朝廷大军来杀他。但旋即反应过来:
“不可能!长安是在东边!皇甫嵩自东而来,咱是往西凉老家跑,怎么会撞见皇甫嵩呢。可是,王允也不可能飞马越过郿县去更西边的地方调兵围杀我们吧?这莫非是陈仓董越董中郎的兵马?”
一想到可能是中郎将董越的部队,董旻顿时有点底气了。
还真别说,历史上董卓麾下的那么多中郎将,就只有牛辅和董越一开始是想抵抗王允的,对董卓余孽非常忠诚。
残剑传奇
只不过历史上董越驻扎在弘农郡的渑池,他退回西方的路被华阴段煨、安邑牛辅堵住了,所以董越必须找一个靠山联手才能西归,然后就选了牛辅来联手自保。
——————
可惜牛辅是个毫无政治远见的草包,他当时已经有些惊弓之鸟,猜不透董越来投奔他是否真心,居然还请占卜的筮人算卦,问董越是否有诈。
偏偏牛辅身边这个筮人跟董越有旧怨,装神弄鬼说“兑下离上,火胜金,外谋内之卦也”,也就是说董越是王允派来瓦解牛辅军的内应,或者说认为董越有想吞并牛辅部众的想法。牛辅相信了卦辞之后,果断自相残杀斩了董越吞并其部众。
这一切,如今因为刘备的蝴蝶效应,导致渑池凸出部被放弃、董越移防陈仓,已经不可能再发生了。但董越的人设以及他对董氏军阀的忠诚度、可靠度等属性,董旻还是知道的,所以他深信董越出兵肯定是为了杀王允翻盘。
董旻当下大喜过望,望着那数千人举着火把的部队高喊:“来者可是董中郎部下?我乃左将军董旻,董中郎可随我一同勤王、为太师报仇!”
对面阵中悉悉嗦嗦嘀咕了一会儿,便有一员猛将拍马出阵上前,虎吼道:“谁是左将军?可有信物!我乃董中郎帐下校尉樊稠!夜深没有符节印信不便贸认!”
董旻连忙拿着自己的符节印绶所有信物,一股脑儿抓在手上,亲自上前迎着那“樊稠”,要借着火把的光让对方看清楚。
谁让那“樊稠”隐在背光一侧,火把照不到他脸,董旻一时也就没有发现破绽。而那个“樊稠”的身材确实极为魁梧壮实,与号称陈仓军中第一猛汉的樊稠确实比较像。
直到两人相距不过五六步,董旻才借着夜晚的背光意识到不对:“嗯?我见过樊校尉,你不是……”
“董旻贼子受死!陈留典韦在此!”典韦连连飞掷数柄手戟,瞬间把董旻扎成了血葫芦一般。
趁着反贼余孽的头目被杀,早就悄咪咪往两翼展开包围的汉中屯田兵们,一拥而上疯狂掩杀,一番血战后,把董氏家族的护卫队全部杀了个干净。
董璜、董白等人都被杀死于乱军之中,还是战后从少数俘虏口中拷问,才辨认尸体弄清了身份。李素摇着折扇,吩咐把凡是有名有姓的董家人尸体都砍了首级以备报功。
这笔买卖真是划得来,都没怎么打仗,还捞到了“协助朝廷平叛军队杀了董卓弟弟、侄儿”这点白捡功劳,要是搁普通人手里,凭这些余孽的人头,从白身起家封个都尉都没问题。
要知道正史上吕布可就是靠着手刃董卓的功劳才封上县侯温侯的。董卓弟弟的人头给个都尉完全不过分。
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因为蝴蝶效应的作用,这些家伙是准备卷了财物细软跑的,或者说是准备去投奔董越,要是没李素带兵堵截说不定真就让跑了。
割完首级之后,士兵们倒是想继续哄抢董旻车队里那十几辆装着钱财的马车,但是被李素勒令典韦徐晃制止了。
熱血爭鋒
别说,幸亏徐晃这人平时治军还挺严格,所以这些汉中屯田兵虽然战斗素质不强,但军纪还是挺好的。
毕竟也是被人说成有“周亚夫治军之风”的人嘛,制止抢劫还是做得到的。
李素也不苛待士卒,当众宣布:入郿坞后可以自取价值万钱的珠宝财物,但不许动这些打包的贼赃。还画饼说郿坞里留下的财物肯定比这儿多至少数十倍,没必要去的路上就扛那么多东西。
然后李素火线拿出一些纸张和白绢当封条,把那些箱子都贴了,然后盖上他自己的蜀郡太守大印,让徐晃派可靠的人和三百护卫,直接护着这些财物车队回褒斜道,转交给后军待命的刘备。
徐晃请示了一下,委婉希望李素能允诺让押运的官兵至少全部升一级,李素这才了然,立刻当场对那个被挑出来押运的屯长下令:
“东西封存完好送回征西将军处,你就立升曲军侯,其余士卒军官,全部升一级,而且,我许诺你们到时候也士卒每人发放万钱,军官发放三万钱赏赐。此战死者每人十万钱。”
这话说完后立刻就安抚住了,部下都乖乖听命而行。
毕竟要人家放弃一个进郿坞发财的机会,立刻带着大笔封存好的东西回去,不给点好处谁干啊。
李素也趁机告诫其他人:“大家也不要有太多幻想,郿坞内剩下的财物,就算我们到得早,也未必都是我们的。这都是董卓搜刮司隶与三辅百姓民脂民膏所得,自然要归还朝廷为主。
二爺吉祥
天龍九轉
而且据俘虏所言,董旻是听说了朝廷大军在皇甫将军带领下讨伐,才弃郿坞逃走。皇甫将军是征西将军恩人,我们千万不可为了财物与朝廷正义之师起冲突!违令者,军法从事!”
说出这个要求时,李素其实也挺无奈的。也怪他看历史不够细,一直以为是跟演义上那样、吕布带人来抢貂蝉。
没想到,真正来的居然是皇甫嵩为主帅,那可是卢植的老同事、也是刘备的恩人,怎么好跟皇甫嵩明抢呢。否则为了一点董卓的积蓄,把刘备多年经营的天下忠义美名毁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千万要忍住贪欲。
当然了,董旻带出来的这几十车东西,拿了就拿了,反正把剩下的董氏亲兵俘虏都杀了灭口,朝中人就知不道这批财物的存在了,更不会知道有多少。至少这笔小财李素发的是天经地义。
剩下的大头,走一步看一步吧。
部队继续前行走了没几里,终于看到了郿坞的城墙。李素根据俘虏口中问出来的情报,估计城里的人海不知道董旻已经逃了,也更不知道董旻被奇袭,这些人估计还是忠于董氏的。
李素想了想,就打算根据刚才遭遇战的启发,让徐晃、典韦再假装一下董越、樊稠,去喊喊门。
典韦扯着嗓门上前:“我乃校尉樊稠,此乃左中郎将董越董公,我等昨日清晨惊闻太师被贼臣所害,连夜从陈仓兴兵勤王,没有携带军粮,快快开城犒军!”
典韦喊了好久,但城头就是不开,只有几个守门官拼命说“夜深不敢开门,待天明再开。”
无论典韦按李素的吩咐,怎么说“延误军机该当何罪”都没用。
偏偏郿坞的城墙高厚都有七丈,根本不可能攻城。
就这么耗了好一会儿,估计都到半夜了,典韦、徐晃假装在西门外扎营,一筹莫展。忽然听到郿坞北门又有动静,徐晃连忙带着少数骑兵去迂回查看,居然发现北门冲出来足足好几百骑兵,但速度都比较慢,似乎负重很沉,明显每个人大包小包卷着东西逃命呢。
“是坞内士卒卷财物逃跑了!快堵门!”
原来,是郿坞守军终于全部发现连董旻都不知所踪,应该是逃了,这才士气瓦解,彻底乱了。又看有大军来接管郿坞,怕真等接收后捞不到好处,就趁着最后的疯狂监守自盗了一把,见到什么值钱地就装一袋然后跑路。
李素心在滴血:这几百个董贼军的小兵都能人均一包金银细软逃命!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不能小看市侩小民的利己胆量。
但李素的人翻越栈道而来,本就追不上骑马四散奔逃的,只能是第一时间堵过来,在北门外展开了混战。
董卓军余孽只想拿了钱逃命,所以兵无战心。前头有希望突围的都赶着突围,实在被堵住了的才作战,而且最后面的知道自己肯定跑不出去,就想关门守城,但偏偏被那些“还有点希望冲出去”的战友给背刺捅刀杀了,因为那些有希望逃出去的人不希望被逃的慢的队友拖累。
董卓守兵如此自相残杀,徐晃终于在一刻钟的血腥厮杀后,彻底攻入了郿坞。时间已经是后半夜,而城东的皇甫嵩大军也已经连夜急行军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