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uf5好看的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二百六十七章:百般武藝看書-r5c5m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万博倩现在很慌。
她原先是在洗澡,套房内每一个隔间都有单独的浴室和厕所,在房门反锁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人能随意进出单独的隔间,再加上跟自己共处的是‘S’级执行部的王牌,她就更没有必要畏畏缩缩了,毕竟谁都知道执行部里的杀胚是不谈感情的,你脱他们衣服他们会以为你在搜枪,大概反手就是一个锁喉加十字固喝问你是哪路的奸细敢在你执行部爷爷头上动土…
宁顾诉 雨文小
但就现在的状况来看,万博倩发现自己错了,她简直太错了。
执行部的杀胚的确不会谈情说爱,但杀胚本身也是有欲望的啊,这就像你平时上学时看见的冷脸帅哥或高冷女神,虽然表面上不近女(男)色,但在他整理得一丝不苟的寝室里,那台崭新的外星人笔记本里必然藏着许多见不得人的东西,并且他们也绝对抱着钻研的态度好好研究过,好为以后的实践做准备。
眼下,万博倩觉得自己就不小心撞见冷脸‘S’级帅哥正在实践自己的欲望了,上手很熟练,锁住手腕控制行动,往耳朵吹风化解反抗,再用虎狼的眼神摧毁对方的抵抗心…好一个‘S’级,砍人是一等一的,摧残女孩子居然也这么得心应手!
好一个霸王硬上弓,有那么一瞬间,万博倩搞不清楚这是角色扮演服务还是来真的,要是前者的话那她算是撞破人家的好事了,可要是后者那就完蛋了,恼羞成怒的‘S’级能暴跳起来砍龙王,未免不能暴跳起来把自己也一起按沙发上。
这种情况很微妙,微妙地让人说不出话,所以客厅里只有死寂,让人窒息的死寂。
也可惜站在这里的是万博倩而不是曼蒂·冈萨雷斯,如果是那个女孩,大概举手直接一句:师弟,加我一个,就打破这份尴尬了。
“你们在干什么?”万博倩终于开口打破了这份死寂。
“意外。”林年扯住自己的领口把衣服的褶皱抚平,抬首看了她一眼。
豪门第一盛婚
万博倩被这‘如狼似虎’的眼神威逼地稍微后退靠在了自己的房门上,发出砰的一声,靠在房门上向后倾退了半步:“什么意外…会弄成这样?”
她的眼里满是警惕和怀疑。
沙发上苏晓樯一言不发地缩在沙发角落,什么都没说,脸、脖颈、锁骨以上都弥漫着好看的潮红,像是惊魂未定后染色不褪的余韵,她伸手掩着崩开扣子的衣襟定定地看着擦头发的万博倩,眼神有些古怪…但起码在万博倩眼里,这个眼神就是求救的信号!
妹啊,不是我不救你,是敌人太过凶悍,姐姐我自身难保啊。
一开始万博倩就没敢问自己来得是不是时候,因为她很怕‘S’级下一句话就是:你来得正是时候,那样今晚神仙都救不了她。
大演帝
“意外!”
林年重申了一遍,他也只能这么重申,这幅场景尴尬到要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回溯的。起码在最后的记忆里房间里就他一个人,但现在睁开眼睛身下就多了个苏晓樯…总不能是他又觉醒了什么其他的言灵,能力就是能把人乾坤大挪移到自己的身下?
我靠,这种言灵吊爆了好吗?以后他就是秘党手中的屠龙利器了,等到黑色的皇帝真正复苏了,他就被载在载人火箭上发射到太阳上去,乾坤大挪移言灵一发动,那位皇帝就自动出现在他身下…欲拒还迎,然后一人一龙跟着载人火箭一起奔向太阳殉情…
“你在想什么啊!”
林年脑袋挨了一下,现实里没人打他,但他却实打实地脑袋往前栽了一下,像是有人给了他后脑勺一个暴栗,很显然揍他的是金发女孩…刚才的一幕幕这家伙绝对在自己脑袋里端着可乐和爆米花看了个全程,现在偷听到林年的心声被逗得整个人前仰后翻。
“吃闲饭的,也不知道出来救场。”林年也是郁闷得不轻,浮生的后遗症根本无法自控,他也不知道自己随时会回溯记忆到哪一刻,还好这次的回溯中途出现了意外,他莫名其妙地在回溯里醒悟了过来中止了整个过程,不然按照步骤他下一步大概就得真正地抹掉苏晓樯的喉咙了。
背后无声出了点冷汗,林年也算是冷静了下来,他不敢保证下一次回溯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他也算是意识到了回溯这个后遗症的可怕之处…一旦自己回溯到某一刻战斗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人和物都将成为自己无差别攻击的对象,起码那一幕如果发生在现在那将是一场灾难。
重生悍妃狠嚣张 包二小姐
“都冷静下来。”林年呼了口气目光强行平静了下来,看向苏晓樯正想开口问她是怎么到的这里,但没想到对方却抢先开口了…
重生嫡女:至尊神醫毒妃 萌姬
“你是哪位?”
话锋直指万博倩。
万博倩有些愣住了,林年也愣住了,他们本以为这个女孩现在应该处于惊慌失措的情况下,但没想到对方的矛头却直至撞破这场意外的第三者?
“我…我是…”万博倩还真没想清楚自己应该是谁,真被问懵了一下,苏晓樯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变得冷淡了下来…不对啊,小妹妹,是我救你于火海之中,你怎么忽然就用这种眼神看我了?
“你是他女朋友?”苏晓樯这时候也从刚才的手足无措和情迷意乱里回过神来了,伸手遮挡了一下露出的满是绯红的脖颈和锁骨,扣上了领口的扣子,话锋继续向万博倩开炮。
“我…我不是。”万博倩也是被问得一脸茫然,自从跟林年碰头会面后,发生的事情她算是一件比一件弄不明白了,“我是他的…同学。”
“同学?林年有你这个年纪的同学?”苏晓樯呼了口气语气逐渐找到了小天女的节奏,强硬了起来。
不,不对,为什么现在被盘问的是我啊?
万博倩人呆住了,她更搞不清楚状况了,怎么想现在都该是一旁站着的男孩成为风尖浪口的对象啊?
‘“她是我学姐,学院那边安排她跟我一起出来实习。”林年也开口说话了。
“出来实习住在一起不会闹出什么不好的影响吗?”苏晓樯问。
“影响…”万博倩有些尴尬,又有些着急了,“我跟他没有住一个房间啊?我没有跟你男朋友有什么关系啊!”
“她不是…”林年张口想解释但被打断了。
夏之吻 潤含秋
“但现在看起来你们两个有关系。”苏晓樯认真地注视着她。
“我…”万博倩麻爪了,“我…我的错?我道歉?”
“不要对我道歉,对他道歉。”苏晓樯微微松了口气,看向林年,“你让他传出不好的绯闻了。”
“绯闻?”林年怔了一下。
“班级群里有人说你和她出来开房了。”对上了林年的视线,苏晓樯忽然又一扫强硬,视线垂了下去。
“我是跟她一起开房了啊…噢。”林年话说道一半脑子就转过来了,他虽然很直,但还不至于捅穿地球都拐不过弯来。
“谁说的?”他脸色有些不好看。
“班级群里,赵孟华和陈雯雯说看见你和女孩子进酒店了,还有照片。”说罢后,苏晓樯死死盯住了万博倩,眼里满是敌意。
“啊?”万博倩感觉自己踩入了不得了的坑里。
“…班级群我屏蔽了。”这下就说得通了,苏晓樯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找到了。
林年有些牙疼,忽然觉得现实真的比电影、电视剧还要荒唐,这种巧合都能撞在一起。
恐怕就是苏晓樯敲门的声音导致了他发生回溯现象,重回到了芝加哥医院的那一个晚上,而后发生的事情就俨然顺理成章了起来。
忽然林年又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急匆匆走到了苏晓樯身边低声问:
“刚才我具体跟你说过些什么?”
回溯才结束,他的记忆还有些紊乱,记不大清回溯的具体内容了,他害怕自己在说胡话的时候跟苏晓樯透露了不该透露的消息…譬如混血种和龙类什么的。
可没想到苏晓樯被问道这个问题,原本脸上散去的红晕一下子又升起来了,小声复述了几句林年之前在沙发上对自己说过的台词,后者听到只言片语脸色就已经跟坐过山车一样精彩了。
“你说你在乎我…”
“我…嗯我是很在乎你,我们大家都是同学。”林年尝试圆一下场面。
“你说…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有那么一丁点的喜欢了…”
“我…”林年感觉自己有点脑淤血。
—————
“你好像还说你要找一个契机,为我…”
“为你什么…”
“为我背叛一切…?”苏晓樯尝试性说出了口,然后盯着林年看他反应。
入殮師靈異錄
——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
“我——”林年后仰别开了脸,瞬间内心就跟拒绝接受狗粮吃完这个现实的阿拉斯加一样,遇见三代种他可以冷脸抽刀,但遇见现在这种事情…还不如拉两只三代种跟他继续单挑来得痛快。
万博倩听到这里懂了,苦着个脸,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里钻。
百般武艺,此乃调情。
事实证明,她现在来的真的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