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coc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起點-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天降橫禍歐陽公子熱推-mrfq6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欧阳逊看着面前的金币,俊脸顿时多了一些狂喜,天降横财,哪里还有这么好的事情呢?他挥舞着手中的玉杯,大声喊道:“诸位,今日本公子请客,大家吃好、喝好,玩好。”
“欧阳公子,彩!”
“欧阳公子,大气!”
“来,我等为欧阳公子干一杯。”
……
一时间大厅内传来一阵阵欢呼声,在任何时候,只要有人请客,这些人自然高兴了,更不要说,这个人是一向很大方的欧阳逊。
“陛下,消息已经查清楚了。”而在黄河北岸,骑兵飞奔而来,李煜靠在马车中,马车很大,就好像是一个小宫殿一样,在马车上还有一张床,在几案一边,放着一些书籍,几案上,青烟飘渺,茶香四溢。
“陛下,凤卫已经查清楚了,是欧阳逊派人收买了附近的山匪,准备劫掠洛水双娇。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不但没有做成,反而被御林军所败。”岑文本将手中的消息呈了上去。
“欧阳希夷的孙子欧阳逊,真是好大的胆子,收买贼寇,劫掠民女。将大夏的律法践踏在地。”李煜面色阴沉,双目中杀机一闪而没,仔细想想,这种事情放在欧阳逊这个公子哥身上还真的有可能会发生,他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信息丢在一边,望着岑文本说道:“先生,按照朝廷律法,这种事情当如何处置?”
岑文本听了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他沉吟道:“陛下,按照朝廷的律法,自然是要处死的,只是这个欧阳逊和其他人不一样,且不说他的才华,关键他是欧阳希夷的孙子,而且还是嫡孙,若是杀了此子,恐怕朝野上下会有议论的啊!”
“这么说,这个人朕还杀不得了。”李煜顿时有些不满,忍不住说道:“当初你们制定法律的时候可是说的好的,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在好了,犯法的人还不是什么王子呢?不过是一个有点民望的而已,到了先生这里,就变的小心翼翼了?”
“这个陛下要杀,那就杀就是,只是待臣先去查探一番,先将其下狱,经过审讯之后,再做定罪,如何?刚好辅机和魏征都在洛阳,让他们两人去办。这样也算是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岑文本苦笑道。他似乎已经察觉到在不久之后,又会有一股舆论会向天子袭来。
人情大于天,欧阳希夷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了,士林中甚至包括自己都受过对方的恩惠,这个时候照顾他的后人也是应该,现在却要杀他的嫡孙,自然有人说找自己的说情,既然如此,还不如将责任推给长孙无忌和魏征,尤其是魏征。
“行,这件事情就交给魏征吧!”李煜听了顿时笑道:“他不是经常找朕的麻烦吗?这次也让他去试试看,让他见识一下那些读书人的厉害。”李煜也知道,想要处决欧阳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欧阳希夷的后人肯定会发动关系,企图说情。
刚到洛阳不久之后的魏征,绝对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差事落到自己头上,而荣镇川在大军中呆了一段时间之后,见李煜并没有什么动静,知道自己的安排已经妥当了。而他也没有派人和洛水双娇联系,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队伍中,就好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倒是让李煜啧啧称奇。
“真是好大的胆子,一个书生,功名全无,仗着祖宗的余荫,居然敢买凶杀人,敢进攻商旅,这是谁给他的胆子?”洛阳刑部衙门中,魏征看着手中的文书,黑瘦的脸上露出愤怒之色。
“怎么,魏大人,何事如此愤怒?”长孙无忌有些惊讶,他面前的卷宗很多,只是这些都是小事,在他看来,杨弘礼的事情都是小事,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李煜会将这么简单的事情交给自己,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陛下来了旨意,欧阳希夷的孙子企图劫掠洛水双娇,袭击商队,没想到,碰见了陛下的御林军,被当场擒获,只是这一切都是根据贼人的招供,还没有得到证据,陛下让魏某将欧阳逊捉拿归案,严加审讯,以正国法。”魏征双目中寒光闪闪。
“欧阳老先生的孙子?”长孙无忌听了欧阳希夷四个字之后,面色顿时变了,若是其他人,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在大夏律法面前,谁都逃不掉,可有的时候,总是有那么一些人,是不好得罪的。
“魏大人,这个人可轻易动不得啊!”长孙无忌想了想,忍不住说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些误会啊!欧阳逊这个人我还是知道的,有些才能,有些清高,但是在士林之中名声还可以,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发生在他身上才是。”
“辅机,当初你也参与了大夏律法的制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若是以前也就算了,现在不一样,陛下亲眼所见,御林军前去平叛,若不是陛下的御林军,欧阳逊不是得逞了吗?”魏征顿时有些不满的说道。
长孙无忌听了顿时脑袋一阵疼痛,他终于知道自己和魏征都在洛阳,可是皇帝却将这件事情交给了魏征,合着这种事情,也只有魏征才会不顾一切的干下去。
“魏兄,下官准备去见杨大人,不知道魏兄可愿意前往?”长孙无忌苦笑道,对于这样的斗士,长孙无忌决定离的远远的,自己是跟着大夏皇帝后面混,眼前这位可是关东世家在朝中的代表,接触久了,对自己不利,眼前这件事情,稍不留意,就会给自己留下骂名。
“杨弘礼,钻营了一辈子,最后居然倒自己的一些小事上,真是可怜。”魏征站起身来,摇摇头,说道:“他虽然没有犯什么大的错误,但一些小事足以让他丢了身上官职,哎!可惜了。”魏征并没有前去见杨弘礼,一个注定离开朝廷的人,而且和自己还不是一个阵营的人,魏征是不屑见他的。
傾城鮫人:帝君追妻,賴上門 朝雨輕塵.
监牢中,杨弘礼面容清瘦,面色平静,目光深处多了一丝阴沉,这些天被关在监牢中,杨弘礼整个人都变了许多,往日的一切历历在目,见利忘义,一心钻营等等,杨弘礼整个人都好像被洗礼了一样。
“杨大人。”长孙无忌缓缓而来。
“辅机,怎么,查清楚了?”杨弘礼看着长孙无忌,目光又变的清明了许多,实际上,他和长孙无忌的关系还不错,因为大家都是属于后党,在宫中,杨若曦和长孙无忧的关系比较好,连带着长孙无忌和杨弘礼的关系也还不错,最起码,表面上还是很不错的。
“杨兄,你原本上就没有什么过错的,陛下也是知道的。陛下只是不喜欢你的性格,让你在这里磨砺一二,没想到,最后的事情不受陛下控制,群臣之中,有不少人群起而攻之,这才有了眼下的事情。”长孙无忌让人打开了牢门,自己走了进去,找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
“是关东的那些鼠辈吧!”杨弘礼双目中一丝怒火一闪而过,他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就是关东世家弄的,没有这些人在背后搞事,自己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这个杨兄既然知道,何必多言呢?但若杨兄没有其他的问题,这些人想找杨兄的麻烦也是不可能的。”长孙无忌苦笑道:“这件事情落到陛下手上,陛下也没有任何办法。”
“我自然知道。”杨弘礼叹息道:“辅机,你我都是皇后的人,也是秦郡王的人,今日的我,就是日后的你。你可要好生保重啊。”
长孙无忌连连点头,忽然说道:“对了,陛下已经下旨,加封秦郡王为秦王了,这是诸多皇子之中,第一个被封为亲王的皇子了,这其中的含义就不言而喻了。”
“是吗?”杨弘礼听了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他轻笑道:“说吧!陛下准备如何处置我?到底是要给关东鼠辈一个交代的。”
“陛下已经让崇文殿、武英殿下令,以杨兄为西河道行军总管,统领西河兵马,征讨西河诸路蛮夷。”长孙无忌正容道:“杨兄在刑部已经待了很久了,得罪了不少人,陛下除文官而就武职,这是对杨兄的保护啊!”
千年之约之九尾
“原来如此。”杨弘礼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虽然不如刑部尚书来的尊贵,可是这西河道行军总管的职务可是不差的,掌握兵马,征讨四方不臣,日后进步的空间也是不小的。,
“出将入相,陛下当朝,可不会有什么文臣武将之间的区别。”长孙无忌有些羡慕,杨弘礼看上去是被贬谪,官位也降低了许多,但长孙无忌却知道,这是为杨弘礼下一步发展而埋下了伏笔。
蟲族的修仙世界
天下皆陰 陰陽九
忍界修正带 李四羊
在大夏,出将入相是没有问题的,甚至这是升官的必要途径,文官入武将,才能走的更远,以前的岑文本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到现在的马周、刘仁轨、许敬宗都是如此,这似乎是在说明着什么。
“辅机,你的才能远在某家之上,你迟早也会有这一天的。”杨弘礼哈哈大笑,他也看出了这其中的道理。西河道虽然是在西北,周围多是蛮夷部落,也经常威胁商道,是前往西域商道的一个毒瘤,但杨弘礼并不在意这些,厉害又能如何?能与大夏的骑兵相提并论吗?他自己可是一个允文允武的人物,到了西北,肯定能建立军功。
饮西海
长孙无忌听了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说道:“杨兄今日可以回去了,等到崇文殿和武英殿联名的任命书到了,杨兄就可以走马上任了。”
“多谢辅机替某家洗刷了冤屈。”杨弘礼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长孙无忌也发现了对方身上再也没有往日的浮躁的气息,气息也变的深沉起来,想来经过这件事情,整个人都变了许多,或许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还是一件好事。
英雄聯盟之淩駕壹切
“下官可没有做什么,这都是陛下临走时的安排。下官和魏大人来,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长孙无忌摇摇头,十分谦虚的说道。
杨弘礼听了却冷笑道:“这也是辅机在这里,若是魏老儿来,事情绝对不是这样的,莫说是什么西河道行军总管,就是能保住性命都已经不错了。同样是督查此事的官员,辅机来了,魏老儿为何没来?”杨弘礼冷笑了一声,显然,对于关东出身的魏征,杨弘礼是十分不满的。
“玄成这个时候可是办一件棘手的事情,他啊,现在正头疼呢!”长孙无忌摇摇头,紫微皇帝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没让自己去办差,免得日后有人找自己的麻烦。
“怎么,魏老儿那里遇到麻烦了?”杨弘礼有些幸灾乐祸。
“欧阳希夷的孙子出了事情,为了两个女人,买凶劫掠商队,没想到,事情没有办成,反而碰到陛下的御林军,将山匪剿灭之后,顺带的给挖出了欧阳逊,陛下让魏大人主审此事呢!”长孙无忌摇摇头,说道:“若是一般的人,碰到这种情况,杀了就是了,但欧阳逊不一样,他是欧阳希夷的孙子,杀了他,欧阳希夷的亲朋好友,门生故吏不找他的麻烦才怪呢!”当下长孙无忌就将欧阳逊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弘礼听了却是皱了一下眉头,他思索了片刻,忽然说道:“辅机,这里面恐怕有些问题。且不说只是盗贼的口供,另外一方面,欧阳逊的名声我也听说过,恃才傲物、自命风流这个就算了,此人传承诗书世家,祖父乃是海内大儒,结交的多是文人墨客,达官贵人,最起码也是读书人,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和山匪有联系呢?欧阳家也并非世家大族,都是书香门第,这种事情可能不是他干的。”
杨弘礼主掌刑部多年,对这些事情倒是有些了解,仔细一想,就从这里面察觉出问题来。虽然不喜欢魏征,甚至还为对手,但到底是涉及朝廷,杨弘礼也不敢隔岸观火。
长孙无忌听了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双目中闪烁着惊骇之色,若真是如此,那事情可就大发了,按照魏征的性格,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将欧阳逊捉拿归案了。
“魏征这个时候是不是已经行动了?”杨弘礼看着长孙无忌的模样,哪里不知道他心中所想,顿时冷笑道:“这个魏老儿嫉恶如仇,碰到这种情况就会迫不及待的出手,这个时候,魏征肯定已经出手了。”
长孙无忌听了点点头,说道:“杨兄所言甚是,这个时候,欧阳逊恐怕已经被捕了,只是不知道,魏大人将其关押在什么地方了?”
“肯定是刑部大牢,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关押在刑部大牢,哼哼,这次我倒要看看魏老儿会怎么办?”杨弘礼冷笑道:“虽然按照程序,这个时候将欧阳逊抓紧来是没有错误的,好歹也是与他有关系,关进来审讯一番也可以的,但这总是一件丢面子的事情。”
长孙无忌听了心中一阵苦笑,这个杨弘礼,心眼也是小了一些,不过,长孙无忌还是很理解的,毕竟这件事情放在自己身上,自己也很不爽。谁让关东世家这次狠狠的砍了杨弘礼一刀呢?杨弘礼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已经很不错了。
“走吧!”杨弘礼嘴角含笑,显得心情十分不错,他招呼长孙无忌出了监狱。
两人不过走了四五步,就见外面传来一阵阵叫嚷声和训斥声,还有一阵阵喊冤的声音,杨弘礼脸上的笑容更多了,长孙无忌只能是将脑袋撇到一边。
“魏大人,好大的威风啊!”杨弘礼忍不住冷笑道:“天下之大,好像没有人不是你魏大人可以弹劾的,魏大人好大的威风啊!”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滄海明珠
“杨大人,你虽然没有什么大罪,但小问题不少,积少成多,杨大人还是自己小心一些吧!这次陛下仁慈,但下一次,就说不定了。”魏征面色冷峻,眼前都是一堆麻烦了,现在眼前又多了一个杨弘礼,心中更是烦闷了,要是按照他的想法,像杨弘礼这样的皇亲国戚,就应该赶回家里,在家里过着米虫一样的日子,免得出来闹事。
“哼,魏大人,有些事情不是你这么干的,小心为好。”杨弘礼心中更是不屑了,甩了甩袍袖,转身就走,原本还准备提醒对方一二,现在看着魏征的样子,顿时没有这个心思了。
“魏大人,此子虽然顽劣,但到底是希夷先生之后,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还是小心一些为好。”杨弘礼临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叮嘱一二,不管怎么样,出了什么事情,朝廷都会陷入被动之中。
“不劳你杨大人费心了,倒是西北风沙很多,多桀骜不驯之辈,杨将军还是小心为好。”魏征反驳道。
“哼,你好自为之。”杨玄感嘴角抽动,面色阴沉,没想到这个魏征如此不识抬举,自己好心提醒,对方居然不放在心上。
报告老婆,总裁求转正
长孙无忌在一边听的很清楚,想说话都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