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h4g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踏星笔趣-第兩千四百七十章 焚燒分享-wki8s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小史喜欢被人问问题,这样他就可以有目的的翻阅命运之书,而陆隐也有很多问题想要知道答案,“帮我查,三君主时空”。
小史哦了一声,开始翻阅,“没有”。
陆隐懂了,命运属于这片时空的,她留下的命运之书查不到其它时空的事,“查道主”。
真假兩界
小史翻阅,“有好几个人,六个”。
“只有人物形象?”。
“是”。
陆隐沉思,“查,只有道主才能知晓的秘密”。
小史开始翻书,“没有”。
没有吗?命运是没有记载还是,她也不知道?
考试前一天
对了,陆隐忽然想起了什么,“查太古城”。
小史翻书,忽然的,书页极速翻动,一缕火苗升腾,灼烧到了小史。
小史惊叫一声后退,陆隐抬手,以星源想要浇灭火苗,但毫无用处,这缕火苗仿佛不属于这片空间,它在焚烧命运之书,却对这片时空毫无影响,小史的手也没有受伤。
“补天”,陆隐厉喝。
补天冲进来,看到命运之书被焚烧,骇然,急忙以玄天鉴出手。
与此同时,树之星空,白仙儿陡然睁眼,怀中那本命运之书同时在燃烧,她脸色一白,“怎么回事?”,说着,同时出手。
正反玄天鉴,相隔树之星空与第五大陆对那缕火苗出手,而那缕火苗,也仿佛来自无法形容的高度,至少陆隐难以触碰,就像针对命运之书的一种劫难。
第五大陆某一个角落,一道人影身前悬浮九颗黑色的珠子,如果陆隐在这,一定可以认出此人正是应该死去的珠先生,而他身前的八颗珠子,赫然是摘星楼下的那些,一共八颗,除了第三院摘星楼被第六大陆抢走,第十院摘星楼毫发无损外,星空战院摘星楼下所有珠子都集齐。
当命运之书同时焚烧,珠先生目光懊恼,“什么人竟然探查连命运都不敢触碰的层次”,说着,八颗珠子环绕自身,以命运之法出手。
三个地域,三个不同的人,却抱着同样的目的以命运之法出手。
唯有命运之法才可以影响命运之物,而那缕火苗寄托于命运之物上,也唯有命运之法才可以浇灭。
陆隐看着命运之书不断被燃烧,这缕火苗然他连碰都碰不到,似曾相识。
对了,他想起曾经进入的山海传承,看到的那些火把,那些火焰带来的足以将他化为灰烬的极致高温,这缕火苗与那个是不是一样的?
陆隐盯着燃烧命运之书的火苗,再次抬手,还是触碰不到,他就不信了,火焰燃烧命运之书,凭什么他就触碰不到。
“陆大哥,别碰”,小史害怕。
陆隐也害怕,手指缩了缩,碰到了不会把自己化为灰烬吧。
这时,火焰明显减弱,陆隐看向补天。
补天额头尽是汗珠,“有好几股命运之法在出手,火焰要被浇灭了”。
陆隐心中一动,既然补天等人以命运之法可以浇灭火焰,代表这缕火焰威力其实未必有多大,只不过层次太高,他碰不到而已,如果碰到,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接触到这种层次的力量?
想到这里,他越发心动,姑且不论这缕火焰为什么出现,是不是有人不希望被查到太古城这三个字,陆隐现在是真想得到这缕火焰。
他开始了尝试,背诵始祖经义,任何事只要解决不了的,背诵始祖经义就对了。
然而这次没用,依然碰不到火焰。
他心脏处力量释放,那里也有戏命流沙,戏命流沙同样是命运之物,希望能让他碰到火焰。
可惜还是失败了,换个角度想,如果戏命流沙能让他碰到火焰,也意味着火焰可以燃烧到戏命流沙之上,对他也是一种伤害。
死气,没用,观想,没用,这缕火焰就像不存在,明明在燃烧,却不是他可以触碰。
这种感觉令人很憋屈,就像有一只手在无形中操控,偏偏你还难以反抗。
眼看火焰越来越衰弱,只剩一缕火苗。
陆隐伸手,骰子旋转,一点,没用,继续,三点,没用,继续。
当火焰即将完全消失的刹那,骰子停下,五点,陆隐抬手抓向命运之书。
他也是没办法了,能想的都想了,只剩天赋。
手掌触碰到命运之书,而火苗,消失。
小史在远处看的松口气,那缕火苗让他恐惧。
补天这时也才反应过来,那缕火苗让他后背都湿透了,尽管没有燃烧到他,但光是看着就有种发自内心的惧意,来自更高层次的俯视让他觉得自己是蝼蚁。
陆隐收回手,看向骰子,只见骰子五点这一面上,多了一缕火苗图案,他大喜,得到了,虽然不知道这缕火苗有多大威力,又是来自哪里,但既然能被骰子五点借用,证明是天赋,那,是谁的天赋?
那个人必然极其恐怖,恐怖到可以焚烧命运之书。
啪的一声,命运之书掉落,燃烧近半,而一本也变为了两本,脱离了交汇。
小史哀嚎,“怎么坏了,完了完了完了,这是藏书阁的书,要被他们骂了”。
补天斜了眼小史,是这个问题吗?这可是命运之书啊,而且这家伙能看到文字,不会真是命运吧,他想起陆隐曾经问过的问题,那时他就奇怪陆隐为什么问没有修炼玄天鉴却能看到文字这种事,原来是因为此人。
陆隐手一招,地上的命运之书飘起,分别给了补天与小史,“看还能不能看到文字”。
小史急忙翻动,补天也深呼吸口气,神色肃穆的翻阅。
过了一会,两人对视,“没有字了”。
陆隐失望,还是焚毁了吗?
这时,无线蛊震动,他瞥了一眼,是白仙儿,刚刚出手的人中,有一个就是她,那她的命运之书怎么样了?
幻世悠遊 天使之柩
原本陆隐不想接通,但实在好奇,“什么事?”。
“你查了什么?”,白仙儿沉声问道。
陆隐淡淡道,“与你无关”。
白仙儿蹙眉,“小玄哥,宇宙太大了,就算成祖也未必都了解,其实有些事唯有祖境才有资格了解,过早的想要知道只会带来灾难”。
“你的命运之书怎么样了?”,陆隐反问。
白仙儿道,“烧了”。
陆隐看了看小史与补天,一个垂头丧气,一个虽然没有表情,但估计恨死他了,他也没办法,谁想到查太古城居然令命运之书毁了,他还想通过命运之书得知更多事情。
“可以修复吗?”,陆隐问道。
苍仙警事
白仙儿道,“修复不了,除非命运出现,这是她的异宝,只有她才有能力修复”。
陆隐目光一亮,对啊,是异宝,既然是异宝,他看了看自己凝空戒,始祖之剑都能修复,命运之书凭什么不可以?
要说层次,虽然命运之书神奇,但始祖之剑怎么也不会差。
十万亿修复始祖之剑,再来个十万亿,应该也可以修复命运之书。
想到这里,他心里舒服多了。
“修复不了就修复不了吧,有些事提前知道并不好”,陆隐言语轻松了下来,听在白仙儿耳中格外刺耳,“以一本命运之书怎么也无法窥探足以焚烧命运之物的真相,小玄哥,你那里,有两本命运之书”。
陆隐否认,“你想多了”。
“一本做不到”。
“说过你想多了,哪来的两本,不过就算有也没用,都烧了”。
白仙儿无奈,是啊,都烧了。
自出生以来,她自问可以掌控很多事,包括曾经的陆小玄,以及陆家,也包括自己的祖上白望远他们,还有整个树之星空,她都有自信可以掌控,即便陆隐重新修炼归来,也并不足以让她失态,然而这一刻,她第一次体会到无法掌控的感受。
那缕火苗如果不通过命运之法也无法浇灭,而陆隐手里必然掌握两本命运之书,这是她没料到的,更难以接受的就是她的命运之书还被烧毁了,等于斩断了她的视线。
就像一个正常人忽然失明,这种感受让白仙儿也生出了无措之感。
陆隐不知道自己以前有没有给白仙儿带来多大的伤害,但他确定,此次命运之书被烧,白仙儿是真的损失惨重,相比之下,这两本同时被烧也值得。
万天踏御 华文流长
陆隐直接挂断通话,舒坦,就算命运之书无法修复,他也舒坦,小小报了一次仇。
“完了,要被骂了”,小史还在那哀嚎。
陆隐抿嘴,“行了,不会被骂,我跟青平师兄打招呼”。
小史点点头,“玄天鉴修炼之法也没了,蘑菇头推广也没了”,说着,眼泪婆娑的看着陆隐,一脸的委屈。
陆隐无语,被一个男的这么盯着,换谁都受不了,“我会帮你推广的,行了吧”。
小史大喜,“真的?谢谢陆大哥”。
补天眼皮直跳,这就完了?命运之书啊,堂堂命运之书被烧,就这么解决了?
陆隐目光看向补天,“从现在起,你就留在这教导小史玄天鉴”。
补天诧异,“我?留在这?”。
陆隐道,“我会跟荣耀殿堂打招呼,你就留在这教他,什么时候学会了什么时候走”,说完,一脚跨出,离开藏书阁,前往青平师兄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