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z1x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愛下-第四百四十七章 奪權進行時……讀書-ak4uy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共工祖巫有理有据,郑重警告。
——东华此獠,背后多半大有隐秘!
一个人,能放弃当初在龙族阵营中近乎是一龙之下、万众之上权威地位,连续两次神跳反,最后成为了伏羲登临至高果位的关键……这种人,说他跟伏羲之间清清白白?
共工表示——以前的我懵懂无知也就算了,现在的我再信……绝对是脑子坏掉,撞到了不周山上,砸出最严重的脑震荡!
“当然。”共工随手一拂,被他损坏的殿宇、桌案、茶杯,便倒转了时光复原,茶杯握在手里,他的神态表情蓦然间恢复到极致的冷静,仿佛刚才所有的怒气愤恨都从来不曾有过——这种自我调试心态的能力着实可怕,“也有可能是故技重施,再现兄妹黑庄的格局也说不定呢?”
“兄妹之间,看似水火不容……但谁知道,背后会不会是心有灵犀?”
“如果是这样,那我此刻的反对,想来也是没有什么用的吧。”
“嗯?”后土脸色登时变了,很危险,“你在说什么?”
“懂得都懂。”共工语气淡淡,“瞅瞅现在的局面。”
“伏羲么,乍看两头下注的样子,人族里是为首任风后,天庭中担任妖皇。”他眯着眼,话音不疾不徐,“不过有趣啊……人族里头的那风后,可是叫做庖栖。”
“因此除了圈内人,苍生又有几人明晓——伏羲便是庖栖?庖栖便是伏羲?”
“世人眼中,伏羲就只是妖皇!”
“尤其是,他将退位,隐遁而去……剩下的,也只有坚定妖族立场的羲皇。”
“然后,”共工看着周围的祖巫,轻轻一笑,“女娲呢?”
“对外的说辞,是被鸿钧禁足在紫霄宫,不得外出。这口锅甩的好,巧妙解释了娲皇巫妖量劫里于天庭的全程掉线问题。”
“但是么,人族圣母的身份,她是一直持有……最关键的,她本尊真身入主巫族,算是下注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品!大家细品!”
共工抚掌大笑出声,“一个站稳了天庭,一个站稳了人族。”
“无论最后胜败如何,都是旱涝保收。”他意味深长的望向后土,“天庭败了,人族获胜,有女娲作保,妖族羲皇潇洒的转移财产进入人族,为最尊最贵之人族天皇伏羲,是不是理所当然?”
茅山力士 吾心本善
“而若是人族败了?那有伏羲这个钉子,一直看顾着女娲在天庭中份额,事后娲皇想要重登政坛,谋划下个时代纪元,也是轻而易举。”
“这个过程里,东华担任最重要的那根稻草,再完美不过——他本身是变法的主导者,天庭的无冕之皇;而巫族要策反他,同样要有开价,展现筹码。”
“这意味着什么呢?”
“双重身份,最大程度决定未来的走向……他若是跟伏羲真的有关联,那所有人都棋差一着了啊!”
共工此刻笑容,在后土眼中再可憎不过。
“所以呢?”后土冷冷开口,“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我想说……这盘棋里的一些棋手,是不是有些太不讲究吃相了?”共工幽幽一叹,“这样不好啊!”
“我们这里在座的,绝大部分都上了天庭的黑名单。一旦最终战败,怕是没有好果子吃。”
“能只赔款、割让变卖重要股份,就囫囵退场,那都是好的……就担心一个不好,人便挺尸了,变成先天灵宝任人驱使漫漫岁月。”
“可某人呢?”
共工微笑道,“或许一转身,给伏羲低个头、服个软、道个歉,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能修养生息,继续执掌大权,琢磨着下一个时代如何卷土重来。”
“这不好……太不好了啊!”
“队友都没有退路,都在为了胜利拼死向前……而那做领袖的,却跟敌人的高层有微妙联系,事败仍能保全富贵,全身而退。”
“后土。”
共工的语气沉重有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你说,为了以防万一……这巫族里的某些细节,是否该微调一二了?”
“虽然你出了很多功德,是第一大股东,可发展到今天,却也有我们大家许多的心血在里面。”
“我们做的事情,要对得起这些心血。”
共工图穷匕见!
此刻,风曦脑海中似乎有一道电光乍现,明白了很多。
‘共工……或者说苍龙,将自己曾经的伤疤揭开,血淋淋的再现,嘴巴上又没有一个把门的……’
‘看起来是在找死,实则是明骂东华,暗击女娲!’
‘这是要夺权的节奏!’
‘他觊觎娘娘的地位,所以捏造出莫须有的兄妹黑庄说法,以之动摇娘娘的权威。’
‘也的确。’
‘一个有退路的领袖,大家怎么能相信她有不惜一切代价、拼死一搏只为整个人族杀出一条血路的决心?’
‘尤其是,人家兄长还是盘古,等得起下个纪元卷土重来,再战天地。’
‘别人行吗?’
‘一旦本纪元沦为失败者,元气难免大伤,盘古的希望会减少太多。’
‘共工祖巫挑拨离间的手法不怎么高明,可别说,却还真有一些用处……’
风曦环顾四周,果不其然,见到了一些祖巫略显犹豫的表情。
后土——女娲,她不缺乏支持者。
这十二祖巫中,有好些个本尊真身,是洪荒中赫赫有名的女性大神通者。
她们是愿意支持女娲的……好闺蜜嘛!
不过,关系亲近是亲近——你想搞大事业,四处拉投资、找人才,我们可以给你凑齐;可是吧,你是不是也应该表现出应有的重视心态、并非将之当成是一场游戏呢?
所有人都想赢,就你有演的可能……这是不是不太好?
殿堂中一时寂静了。
“呵呵。”后土眼眸倒竖,冷漠的盯着共工,“你是在含沙射影,呵斥我是关系户吗?”
“唉……那我也很无奈啊……”
后土的表情,忽然间若冰封宇宙转为大地回春,脸上泛起和煦笑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谁让我出生的时候自带一个兄长挂件,还相当的靠谱?”
“所以我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哪怕失败了也有人兜底,只是家庭地位一降再降。”
“你呢?”
“你只有被背刺,被坑杀,历尽劫难。”
“这一切,只因为我有哥哥,你没有。”
“现在,你说我是关系户、战斗意志不坚定……啧,我无话可说。”
“毕竟,我没法自证清白嘛——难不成带你们去大义灭亲?先把伏羲揍趴下?”
后土嗤笑着,目光睥睨的看向共工。
此刻,明明是她在权利的博弈交锋中落在下风,但却偏偏有种随心洒脱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敬仰。
笑的那般灿烂,笑的那般恣意。
“我要是能单枪匹马揍翻伏羲,还用得着组建巫族,创造人族?想尽法子,掏空家底,送功德,送外挂?”
“我老早就上了!”
后土高傲的抬头。
“还有,收拾伏羲这件事,是属于我女娲的家务事……与你何干?”
“彼时,巫妖大决战,我将亲自镇压羲皇,你们谁都不许抢!”
“谁敢插手进来,就莫怪我翻脸,先将他弄死!”
后土环视四方,王霸之气张扬狂放,让风曦很想高喊“666”,这样与往日里迥然不同状态的女娲娘娘,实在是太帅了!
“你说我们兄妹黑庄什么的,我懒的与你争辩。”后土diss了全场后,目光又转回共工身上,“证明一件事情的发生纯属巧合,既耗心力,也无意义。”
“你不就是想要扩张权势、争夺本纪元盘古的希望吗?”后土冷视共工,“鸿钧都能容忍帝俊搞事作妖,我还输给他?”
“行,你开出你的条件!”
“想要什么,便不会给本座策反东华的计划添堵?”
“不过,你既然抬出兄妹黑庄的名义……呵,那我就借这个词一用好了。”
“我混不下去,大不了投奔伏羲过去。”
灵魔炼
“所以,你要是太过分……那我们就一拍两散,你什么都别想得到!”
这一刻,后土祖巫的眼神,与帝江有九成相似。
都是那般的冷漠与无情。
“好。”共工也不在意,欣喜开口,“我的要求不多。”
“我知道的,你在背后扶持火师,没少打压龙师……这不妥当。”
“龙师,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我需要你这造化主宰的默许,可以融汇各部图腾本源,为图腾源流之祖!”
“如何?”
共工反问,“这也是互惠互利了。”
“图腾与祭祀,可谓是完美搭配,能加强人族王庭对各氏族的统治。”
“我也得到好处,大一统更进一步。”
“至于最终,你我谁能收益更多……就各看本事了!”
共工并不掩饰自己的梦想和决心。
若不是为了盘古,他如何会投入那么大的本钱呢?
后土眸光深邃,似在思索什么。
左教授,吃藥啦
片刻后,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可以。”
后土话音落下的同时,帝江祖巫微微垂下了眼帘。
……
“来。”
“你们都看看。”
“这是会议上,某龙的发言。”
一处幽谧的时空里,有三位光辉绚烂、贯穿古今未来、诸天永恒的身影,在相对而坐。
其中一道身影,摸索着掏出什么,摆放在其余两人的面前,让他们过目。
恋爱柠檬草
这是一段被截取的时光影像。
狭窄近路加速的言辞、盛气凌人的表现、大雄龙欺负小女孩的行为……都在上面如数呈现。
那两道身影听着、看着,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半晌之后,其中的一位观众开口了。
“苍……他长进了呐。”
星光時代
“不过,他长进的不够,还长进的歪了。”
“对于他的表现,我的总结只有——他的车、不,龙头很重。”
“不过可以理解……毕竟是主要栖息在水里的种族,脑子进水是很正常一件事。”
“脑子里的水多了,一到开团的关键时候,他就会拿捏不稳,处理失误。”
“因此虽然他的实力很强,但不懂人心。加上这洪荒,天黑路滑,人心复杂,弯弯绕绕的那么多。”
“他每次入局,总是不经意间就表现出知道太多的样子,尽是瞎说大实话,不晓得谁是他得罪不起的神,讲些不正确的内容,做些不正确的事……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呐!”
“除非他能克服这个问题,否则他是斗不过我们这三人组合的。”
“是啊!”另一个声音响起,幽幽而言,“好歹曾经我跟他有交情一场,所以当尽一份心力,帮他把脑子里的水分给减少一些。”
“这可是难事……就像是很多的精神病人,不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一般。”先前那人回答。
“那更需要我们出力,帮他强制治疗。”想尽心力的观众说道。
“治疗……也不容易呢。”
“苍,他虽然脑子进水,病的不轻。”
“可实力在那摆着。”
“尤其是,他如今试图盘古,还真的成了点气候。”
“龙师,龙图腾……未来人族变强,他也会跟着变强。”
“我们又不好先下手杀了他——这么好的打手没了,怎么行?”
“得留在最后。”
“但真到了最后,他一定是最强的状态了。”第一人哂笑,“那时候,恐怕别的太易都战死了,他还能撑着不倒。”
“成为鸿钧和女娲这两大盘古候选者之外,唯一还有战力的巫妖高层!”
“这就具有成为搅屎棍的资格了。”
“谁想杀他,都不容易。”
三道身影,你一言我一句,推演着未来,无形中自有难言的默契存在。
超神學院之吊打諸天 煙霧波浪
“其实,也不是没法子。”
“我设局,布下杀劫,引之入彀……想来还是能办到的。”
一人开口,“毕竟,他对我惦念的很深呢。”
“也正好。”
“我将以血荐轩辕,为律法铭刻在洪荒中,流下最大的血……一位太易的祭祀,也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临死前,埋下伏笔,最终带上一个垫背的……”
月靜奇談
“黄泉路上,也不孤单了。”
“你们说,是不是?”
这道身影说着笑着,光彩慢慢淡去,显出了真容,赫然是——东华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