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5g3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討論-第一百四十二章 天理不容閲讀-6ip5d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老爷子一边怒骂,一边再次轮动着棍棒。
从索命出现的那一刻,他便看到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大开杀戒,现在又来挑衅救命恩人,他差一点被气的昏死过去。
然而,索命是何等人物,怎么会心甘情愿被人暴打呢?
他反手一抓,将棍子抓在手中,从老爷子的手里面抢夺过来。
猎龙录
“你特么的是一个神经病啊,满口胡言乱语。你这个老废物,还想要做老子的老子,就凭你这一句话,老子便要灭了你全家。”索命怒斥。
都市风流
他被这个老爷子恶心到了,他是何等身份,被一个老头子羞辱?偏偏这个老头子还是陈生家中一个看大门的,最低贱的存在。这样的人,就是鞋底的泥巴,多看一眼都觉得讨厌。
“好啊你,在外面多年,连自己的老子都不认了。老子今天就杀了你,对列祖列宗谢罪!”
老爷子怒骂一声,动手朝着索命的脖子抓来。
这一刻,他的内心是绝望的。他本以为好言相劝,还可以改邪归正,可是没想到,这个儿子连他都不认了。
“老东西,还是你去死吧。”
索命懒得废话,一棒子砸在老爷子的脑袋上。
霎时间,脑/浆和头骨齐飞,老爷子倒在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陈生根本就来不及救援,老人便气绝身亡。
“索命,你是疯魔了,连自己的老爹都杀。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天诛地灭!”陈生爆喝,气愤的握紧拳头。
杀父弑母之人,天理不容!
这样的人还让他浪子回头,改邪归正?就应该碎尸万断!
“陈生,你特么的就会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恶心我?你的行为,真是让人瞧不起。”索命鄙夷的说道。
“怎么?你连你自己的老子都不认识了?还是你装作不认识?你这种毫无人性的人,我也不想和你多废话。”陈生从思维空间中,取出来王者之剑。
今日,他便要用这个暴徒的鲜血来祭奠这把剑。
不远处,老婆婆带着哭声从远处跑来。
“你这个畜生,你怎么能够下得去手?杀你的亲爹啊…老头子,你不能够死啊,你让我怎么活呢…你不是说,以后我们就在林城安家,一家三口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你不是还要抱孙子吗?”
老婆婆抱着老爷子的身体嚎啕大哭,涕泪齐流,让闻者心碎,见者心伤。
赵恒二人也不免红了眼眶,流下眼泪来。
“死老太婆,你不会是想说,你是我妈吧?我看你还是去投胎转世,到我的囊中,来生管我叫爸爸吧。”
索命冷哼一声,再次举起来棒子,朝着老婆婆的脑袋砸去。
电影世界冒险王
老婆婆没有任何恐惧和害怕,眼中只有绝望。
灵异档案 蛮民
“小东,你杀了你父亲还不够,还要杀我这个妈妈吗?你可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啊。”
什么?听到这话,索命的身体如遭雷击,手中也跟着一顿。
小东是他的小名,除了他的长辈之外,没有人知道。
难道这个人?
“逆子,还敢杀人!”
见索命继续动手,陈生一声爆喝,王者之剑出鞘,便要阻拦。
金光剑气直冲云霄,斩破天空。
这是他掌控王者之剑后第一次使用,能够催发王者之剑五层的威力,是之前几次出手,远远无法比拟的。
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这一刻,整片天地都好似在颤抖,庄园内的花草树木纷纷低下头去,表示臣服。
同一时间,林炎,莫家家主,还有林城的几个隐藏高手,无不放下手中的工作,一同望着剑气。
普通人是感应不到的,可到了他们这种境界,第一时间便会感知到。
“好强的剑气!”红血惊呼,内心非常忌惮。
“是从云雾山庄的方向传来的,索命的剑术又提升了不少啊。”林炎开心的笑着。
索命用的武器便是剑,林炎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索命。林城,能够造成如此强大的剑气,也只有索命了。
“索命又厉害了很多,这一次陈生非死不可了。”红血也跟着笑了起来。
壹夢壹天堂
“他早该死了,只是流烟会很伤心。哎…”
林炎叹息一声,觉得头疼。
陈生死不死的,他根本不在乎,那不过是他眼中的小人物,他只在乎苏流烟的感受。
… …
“去查,这到底是何人发出来的剑气?林城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人物?”
“好强大,已经登峰造极了。即便是我,也没有把握能够承接下来这一剑。”
男尊女貴
莫家和几个古武家族一同下达命令,要将发出剑气的人找出来。
… …
“好强大,原来红血没有低估他,这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作为对手,索命最清楚这一剑有多么强大的威力。陈生足以称之为强者,不过他作为战神级别的强者,也根本不畏惧。
他没有承接,退后一步躲开,并且随手将老婆婆抓在手中进行抵挡。
作为顶级杀手,随时随地都能够找到最合适的武器和盾牌。
“你这个畜生!”
陈生大骂一句,急忙改变方向,才没有将老婆婆一剑两断。
“人肉盾牌很好用的,你没见过,说明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武者,没有经历过战斗的惨烈。你这样的,就算很强大,在战场上,也只是炮灰一样的存在。你,更不是老子的对手。”
怒喝一声,索命随手将老婆婆丢了出去,脑袋落地后直接瘪了下去。
行走江湖
索命看都不看一眼,就好似随手丢掉了一坨垃圾。
“我是没有上过战场,可是我知道,战场上的战士都是有情有义的存在。他们不会杀父,也不会将自己的母亲抓来当人肉盾牌。你这样的人,才不配战士两个字。”陈生怒斥。
“哈哈哈,陈生,你别演戏了,还是等死吧。这两个老东西,会是这位大哥的父母?这种谎言,说出来你自己信吗?”莫发明哈哈大笑。
他看得出来,陈生已经拿出来杀手锏,索命还是风轻云淡的。陈生输定了,还会死在他的前面。
“既然你都说了,没有人会相信这个谎言,我为什么还要编造呢?”陈生反问。
“你脑袋进水了呗,哈哈!”莫发明继续大笑着。
他没有注意到,索命的脸色大变,难看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