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7jk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352:大佬對大佬,誰更勝一籌(一更-zd1w8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
“你喝点牛奶再睡。”任玲花说,“明天早上多睡会儿,我送关关去幼儿园。”
徐檀兮应道:“嗯,好。”
次日,天依旧晴朗,温度上升,整座城市都暖融融的。
貴主
徐檀兮睡到了八点多,起来时,阳光已经晒到了书桌,把原木色的桌子渡成了金色。
她洗漱穿戴好,下了楼。
楼下,祁长庚捧着平板在看新闻,他戴着老花镜,平板放得老远。。
徐檀兮双手放在两侧,微微压着裙摆,规矩又淑女地走下台阶:“爷爷。”
祁长庚说:“怎么没多睡会儿?”
“已经很晚了。”
祁长庚放下平板起身:“早饭在锅里,我去给你盛来。”
徐檀兮忙说:“您坐着,我自己盛就好。”她去厨房,把温在锅里的粥和小菜端来,“奶奶和关关已经出门了吗?”
祁长庚把新闻放一边,斟了杯茶来喝。茶叶是徐檀兮上次送来的,他平时舍不得喝,今天孙女在,才拿出来泡了一壶。
错为豪门妻:明珠有泪 夜渊、
“他们出门好一会儿了。”
龍傲天穹 千柴
平日里这个时候,祁长庚都在小区里打太极,今儿个没去,他有件事要问孙女:“杳杳,明天我跟你爸去帝都,你要不要一起?”
徐檀兮把勺子放下,说话时不进食:“你们去帝都有什么事吗?”
“你表爷爷四婚。”
徐檀兮的表爷爷是祁长庚表弟,也快七十了,那个不知羞的,都一把年纪了,找了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还要大办婚礼。
祁长庚说:“赴宴是次要的,就是去见见亲戚。”
徐檀兮有些犹豫。
“去吧去吧,你爸一直想炫耀闺女。”他绝对不会说是他想炫耀孙女。
她应了:“好。”
祁长庚又哼起了“我是一个兵爱国爱人民”。
还没到八点半,任玲花送戎关关到幼儿园,早上好多送孩子的家长,任玲花是众家长当中最fashion的,手上挽着外孙女送的名牌包包,脖子上系着孙女送的丝巾,丝绸老布鞋一穿,她就是整条街最靓的老太太。
戎关关背着小恐龙的书包,穿着背带裤,笑得好甜:“老师早。”
老师在门口接孩子:“关关早。”她望向任玲花,礼貌地稍作打量,“您是?”
任玲花笑得宛如一朵花:“我是关关的奶奶。”
老师上前,伸出手:“您好,我姓郑,是关关的老师。”
任玲花笑了笑,拿出外交官的标准礼仪,跟老师握了握手:“你好。”
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郑老师心想。
“关关,”任玲花弯着腰跟小孩说话,“你在学校要好好学习,奶奶回去了。”
“嗯。”戎关关挥挥手,“奶奶再见。”
“关关再见。”
把戎关关送到幼儿园之后,任玲花就回去了。
大概十点左右。
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在了幼儿园门口,车窗降下来,主驾驶上的男人戴着口罩:“你好,请开一下门。”
哭着成长笑着原谅
屋里的门卫问:“你们谁啊?”
他瞅了一眼,面包车有两个男人,都戴着口罩。
副驾驶的那个说:“我们是王老师叫过来的,做电路检修。”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看文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门卫说:“请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
他打完电话,出来确认了车牌,然后就开了门:“麻烦两位了。”
星際修神傳說
“不麻烦。”
面包车开进了幼儿园。
任玲花明天也要去帝都,晚上,她和徐檀兮把戎关关送去了晴天家里,让佟芷怡帮着照看一天。
徐檀兮原本和黄文珊约了明天,她改了期,下午去了咨询室。
晚上,她电话里问戎黎:“明天下午你还要开会吗?”
戎黎说:“不用,下午要跟冀北去个地方。”
他没说是哪个地方。
徐檀兮也没问:“那晚上呢?”
“晚上回酒店,怎么了?”
“没什么。”她没说她明天会过去,她想给他惊喜,于是说了谎,“只是想知道你的行程。”
青年才俊
“明天下午可能会有点忙。”戎黎说,“不一定能接你的电话,你有事发微信给我。”
“好。”
戎黎在帝都的第二天,照样无波无澜。第三天,也就是明日,那批货会入境帝都。
晚上九点,王刚跟他通了电话。
“你那边准备好了吗?”
“嗯。”
王刚也来了帝都,他、老林,还有帝都缉毒队的杨队一起负责这次行动。
黑暗圣经 凌云阁主
“那我们再确认一下明天的行动。”
今夜,月色很好,人难眠。
次日,二十一号,云淡风轻,是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
上午十一点零六分,徐檀兮到了帝都,戎黎的电话打不通,她随家人一起去了举办婚礼的酒店。
下午一点,戎黎联系了毛九。
他还没开口,毛九就猜出来了:“戎黎?”
“是我。”
毛九倒是很直接,见过世面的,很从容镇定:“你想要我那批货?”
戎黎想要那批货,以及手里有毛九的把柄,这两个消息他提前放给了毛九,但只放给了他。
“是,想要你的货。”
“六爷胃口好大啊,做消息的买卖还不够你吃?都惦记到我头上来了。”他笑了笑,“把我要的东西带过来。”
对了。
他强调:“你一个人来。”
戎黎说:“地址。”
毛九挂断后给了见面的地址。
按照计划,戎黎会带着毛九杀害王敏的证据去劫那批货,警方在后,一举捕获。
下午一点二十一。
LYS电子的整个电脑技术组全部留在公司待命。
池漾接到了消息:“七哥,六哥把地址发过来了。”
何冀北去办公室,从抽屉里拿了把枪,出来,对正在待命的八个人说:“警方的首要任务是那批货,你们首要任务是让六爷安全回来,明白了吗?”
八人齐声道:“明白!”
爆寵萌妻:腹黑老公消停點 葉微瀾
下午一点三十三。
市井人家
重案组和缉毒队的人都在警局待命。
杨队把防弹衣穿上,心里七上八下的:“你相信他吗?”
杨队不是不信,是不敢,戎黎再怎么有底线,也到底是在灰色地带里翻过云覆过雨的。
他也疯了,居然被说服了,不过转念想想,这次行动最冒险的还是戎黎,若是出了差错,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
老林说:“本来不信,现在信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杨队把枪装进枪套里,从办公室出来,外面集合了两个队的人,他大声问:“都准备好了吗?”
禍國美人,盛寵毒妃
“YesSir!”
“行动。”
下午一点四十。
路华浓的化妆师来了医院。
她没有坐牢,上次走私事件让她损失了左膀右臂,警方封了LYN将近一半的产业,但她被摘了出来。她因为非法拘禁徐檀兮被判了两年有期徒刑,由于身体问题,法庭允许了缓期执行。那之后,她就一直住院。肾衰竭是真的,她把自己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
化妆师尽量把粉底打厚,遮住病态。
路华浓闭着眼睛,稍稍仰着头:“你说他今天会来吗?”
化妆师小心地问:“您说六爷吗?”
“嗯。”
戎黎回帝都了,三天前路华浓得到了这个消息。
化妆师不敢把话说满,态度小心翼翼:“我听说周家给LYS也发了请帖。”
至于戎黎去不去,谁知道呢。
路华浓笑了笑:“要把我化好看一点。”
“是。”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路华浓接通后点了免提。
“路姐。”是毛九。
路华浓睁开眼,化妆师立马停下来,退到一边。
“货快到了吧?”
毛九说:“快到了。”
锡北国际除了LYG物流和LYS电子之外,其他三个分部都没有底线,什么赚就做什么。
尤其是顾五爷,红三角的头号人物。
路华浓叮嘱了句:“不要出差错了。”
“是。”
毛九挂了电话。
他身边的汪齐问道:“九哥,您不告诉路姐吗?”
毛九其实长得挺秀气的,就是少了只眼睛:“这点小事,用不着。”
当然不只是因为是“小事”,戎黎手里有他的把柄,而且戎黎和路华浓的关系太复杂,毛九不想路华浓再插一脚。
汪齐不放心:“万一戎黎——”
“没有万一。”毛九摸了摸手上的戒指,有点迫不及待,“等戎黎来了,我就打断他的腿,把他送到路姐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