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討論-1029、輪迴井中的大手子相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郑拓三者随着老者一路前行,来到一座异常简陋的石屋之中。
石屋简单,其中没有任何家具,只有一枚蒲团。
苦修者就是如此,身上的东西不多,以修行为主,简单为辅。
他们认为,外在的任何装饰,都会令他们分心,无法专注于修行。
实际上。
苦修者都是一群有自知之明的家伙。
他们知道自己天赋不够,他们知道自己意志力不够,他们知道自己任性不足。
所以需要外部力量的借助,帮助自己修行。
就如郑拓一样。
他知道自己因为天赋太强,会无法感受到弱者的苦难。
所以他会在某些时候,故意历练自己,让自己感受那种弱小的感觉,让自己在那弱小之中提升自己。
修行。
并非简单意义上的提升实力。
修行的意义有很多种。
锤炼意志,训练专注,保持本心……许许多多,这都是修行,也都能帮助自己提升实力。
简单的石屋,甚至可以不叫石屋,叫山洞。
“三位道友前来,可是要成为苦修者。”
老者开口,询问三者来意。
“什么意思,苦修者难道还需要考核不成?”
白麒麟率先开口。
“据我了解,苦修者便是在这轮回之海中修行之人的统称,怎么到了你这里还需要考核?”
面对白麒麟的逼问,老者显得十分从容。
“成为苦修者,自然无需考核之事,只不过此地是苦修者聚集地,算是一个归宿,所以需要一些规矩,以免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老者显得十分和蔼,慢条斯理,与郑拓三者说着。
“有人的地方,便有规矩,这个我们可以理解。”
郑拓主动开口。
“老人家,是这样的,我等前来,并非要成为苦修者,而是要询问一些事。”
郑拓很直接,这般与老者说道。
“询问一些事?”老者看向郑拓,“你是想询问关于轮回碑之事吧。”
老者一语击中,不得不令人惊讶。
“不用惊讶,因为你们不是第一个来此询问之人。”
老者对此显然已经历许多。
“那结果如何?”
郑拓继续询问。
“周围道友,那轮回碑是这轮回之海的根本,碑文上记载有所有失去者的名字,手持石碑,于轮回尽头,颂其真名者,可死而复生,在活一世,对吧。”
老者显然比郑拓还要懂,对于轮回碑,其有着更加深厚的理解。
“既然懂得这么多,难道你知道轮回碑在何处。”
白麒麟询问。
对于轮回碑,如果存在,他倒是也想看看,其究竟长什么样。
毕竟这东西传的神乎其神,堪称绝世神物,若能看上一眼,也不枉此生。
“并不知晓。”
老者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苦修者中,也有人在寻找轮回碑,但并无一人寻到任何踪迹。”
老者这般回应。
郑拓三者沉默,暂且没有言语。
片刻后。
“既然是这样,我等便不在打扰,告辞。”
郑拓说着,便带着一脸懵逼的白麒麟与魔蝎老祖,准备离开。
“等等!”
老者立马交出三者。
“老人还有事。”
“是这样的。”
老者看上去有些犹豫。
最后。
其还是决定开口。
“关于轮回碑,我等并不知晓,但有一样东西,或许它知道。”
“什么东西?”
“轮回井!”
老者这般说道,顿时引起郑拓几人兴趣。
“实不相瞒,此地之所以为苦修者聚集地,就是因为有轮回井的存在,轮回井是轮回之海中的一种特殊地域,用一句话来形容轮回之海非常贴切,那就是一万个修仙者中,有一万种轮回井,心智坚定者,能够在轮回井中看到自己想看之物,如果各位对轮回碑足够执着,也许能够在轮回井中,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老者十分友善,这般与三者说道。
“轮回井,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白麒麟满心疑惑。
他身为轮回生灵,在这轮回之海也是个老炮,竟然没有听说过轮回井。
“没有听说,不足为奇,轮回井本身便极为稀少,这种神物会随机出现在轮回之海深处,且出现的时间,往往只有几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想要定住轮回井,难如登天,而此地的轮回井,完全是在机缘巧合下获得,可以说,这诺大的轮回之海,仅有这一枚轮回井,加上苦修者本身低调,不喜外传,所以极少人知道。”
老者慢条斯理,将自己所知告诉三者。
“老头儿,你就不怕我们会将这轮回井之事说出。”
白麒麟十分邪恶,这般说道。
这货真是喜欢给自己找茬,郑拓越看白麒麟这货越像黑凤。
“呵呵呵……”
老者露出笑容。
“对对对,还请三位立下誓言,不将这轮回井之事说出去的好。”
老者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与郑拓三者诉说。
那沉稳的模样,怕是有足够的底气。
“嗤!”
白麒麟不爽。
“我要是不发誓,你能拿我怎样。”
白麒麟抱着膀子,靠近老者,用一双满是敌意的眼睛瞪着老者,试图看出一些什么。
面对如此白麒麟。
老者显得异常从容与淡定。
“前辈说笑,以前辈威望,想来不会威胁晚辈才是。”
老者的呼应让白麒麟很爽。
其回身,看向郑拓,询问郑拓意见。
郑拓看看老者,回头,在看看这山谷,一副若有所思模样。
片刻后。
“此地应该就是轮回井中吧。”
如此言语,顿时叫场中气氛紧绷。
白麒麟与魔蝎老祖当即将那老者锁定,欲要动手,将其禽下。
若真如郑拓所言,此地便是轮回井中,那他们岂不是已至于危险之中。
“呵呵呵……前辈所言不虚,此地便已是轮回井中。”
老者回应,确定郑拓所言。
“怪不得你不怕我们将轮回井之事说出去,敢情我们已经中了圈套,成为瓮中之鳖,难以逃离此地。”
魔蝎老祖恍然大悟。
这老者的实力与自己相当,却是如此稳重,这没有道理。
原来此地已是轮回井中,他们已经上套。
看来想要离开此地,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了。
“好你个老不死,竟然敢给我等设下陷阱,说,你要做什么,不说你白爷爷我今天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白麒麟大怒,一把抓向老者。
那老者也不反抗,任由白麒麟抓住。
“前辈息怒,我等并无恶意。”
老者这般说着,外界突然传来破空之声。
“你们三个,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刚刚呵斥几人的大汉出现,看到白麒麟如此模样,当即恼怒。
“我呸,你们是好东西!”
白麒麟可不是一个好脾气。
“在此地设置陷阱,将我等为困此地,怎么有脸说我们不是好东西。”
“哼!”
大汉冷哼。
“是你们太过贪婪,自己走入陷阱之中,光我等何事。”
大汉反驳,有理有据。
“我在呸!”
白麒麟叫嚷道:“你这破地方谁愿意来,没灵物,没风景,啥都没有,漫天黄沙,你以为老子愿意来。”
“你既然不愿意来,为何出现在此。”
“我愿意,你管我!”
白麒麟与大汉,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
且看架势,二者竟有打一架的意思。
郑拓没有阻拦白麒麟,打一架也好,打一架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但这两个家伙,都是外强中干,就吵架,死活不动手。
郑拓对此,只能摇头,感觉好笑。
“各位!”
郑拓开口,声音不大,却叫众人竖耳听来。
“各位如果配合我,我能让各位离开此地。”
郑拓通过观察,已经洞悉真相。
瞬间。
刚刚还在吵架的大汉闭嘴。
那围过来的众人,皆选择沉默。
很显然,郑拓说中了他们的心事。
“这位前辈,你此话何意。”
老者稳重依旧,向郑拓询问道。
“我所言,便是言语中的意思。”
郑拓说着,抬手打出一道昏黄古光。
这昏黄古光乃是源自至尊舍利的力量,其能够接触一些虚妄,让人重归轻鸣。
老者被至尊古光击中,当即整个显得十分痛苦。
下一秒。
其身上,竟冒出一股黑气。
那黑气宛若恶鬼,张牙舞爪,向郑拓杀来。
“麒麟印!”
白麒麟当即出手,打出一道麒麟印,嘭的一声,将那黑影击飞。
“啊……啊……”
黑影被麒麟因攻杀,当即浑身冒烟,发出野猪一般的嚎叫。
“什么鬼怪,看你白爷爷我如何将你降服。”
白麒麟出手,当场将那黑影镇压。
黑影被镇压。
同一时间。
山谷外那神神叨叨的老者原本昏黄的眼眸,突然变得明亮。
“出事了,主人快快醒来。”
老者手中多出一枚灵符,欲要碾碎。
但是下一秒,他整个人被定在原地,无法动身。
“就知道你有问题!”
郑拓的一尊道身出现,将老者定住后收走。
搞定之后,道身转身就走,消失于无边沙漠之中。
这是郑拓准备的后手,这种道身还有一尊,他一共带出来两尊。
两尊道身跟随,以应对任何突发状况。
另一面。
轮回井中。
“多谢前辈搭救,晚辈感激不尽……”
那老者当即跪地,感谢郑拓搭救自己。
“起来吧。”
郑拓回应老者,这般说道。
外围众人见此,皆看向郑拓,一个个神情之中虽仍旧木讷,且同时带有一丝希冀的目光。
“怎么回事?”
魔蝎老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即忍不住出口,询问发生了什么。
“这你还不明白。”
白麒麟拍拍魔蝎老祖肩膀。
“这群家伙根本不是苦修者,他们与你我一样,来此地寻找关于轮回碑的秘密,然后便被这轮回井所困,成为轮回井内生灵,如果你还不懂,那就将这轮回井当成轮回之海,将这群家伙当成轮回生灵,只不过这群家伙被剥夺了自由,成为更加受苦受难的囚徒。”
有白麒麟皆是,魔蝎终于明白其中源于。
同时。
他心中更加钦佩郑拓,因为郑拓早就已经看出其中缘由,而自己要白前辈解释,才能懂得。
“无面前辈,还请助我等离开,我等愿鞍前马后,追随无面前辈。”
众人当即跪拜郑拓,想让郑拓带他们离开。
此地就是囚牢,将他们困死此地,摄取他们身上的力量。
他们被困此地已不知道多久岁月,甚至其中许多人都已经疯掉,无法自持。
“帮助你们离开并不难,且我并不需要你们成为我手下仆从,我只要你们的神魂给我嗖嗖就好。”
郑拓如此言语,竟没有人一人反驳。
“无面前辈请搜魂,无面前辈,我先来……”
这群家伙的热情很高,一个个争先恐后,生怕郑拓返回一样,看的白麒麟傻眼。
“我说,这可是搜魂,不是传道,用不用这热情的!”
白麒麟在那里说着,其他人压根就不理会他。
一个个疯了一样,让郑拓搜魂。
“白爷应该能够理解才是。”
那老者露出笑容,感觉人都年轻了许多。
“这群家伙被困此地有些年月,且他们被当场了羊,时常放出去收集信息,在这轮回之海,似乎所有生灵都不死不灭,可得永生,但这也是牢笼,所有人都无法离开这里,他们死了又活,活了又似,如此反复,成千上百万次,换成是谁,恐怕都会疯掉,如今只是搜魂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能够离开,他们就算是献上自己的一切,也都在所不惜。”
老者说着说着,竟有眼泪落下,看那模样,真是经历了太多太多。
白麒麟见此,出奇的没有怼老者。
因为他竟然产生共鸣,有了感同身受。
白麒麟难得沉默。
另一面的郑拓则是开始搜魂。
他取出专门用的搜魂傀儡,对在场众人,一个一个进行搜魂。
搜魂过程,这群家伙的身上,都会有那种黑色的鬼怪冒出。
那鬼怪不知是什么东西,郑拓也没有见过。
但任何鬼怪,都是惧怕光属性灵气。
他直接出手将其净化,省的夜长梦多,带来麻烦。
这轮回井能控制其他生命,将至化为不死不灭的轮回生灵,本身就属非凡。
回头突然冒出来,想来会非常棘手。
郑拓心里想着,让专门搜魂的傀儡抓紧时间搜魂。
搜魂并未持续太久,因为此地人数只有107人。
107人全部搜魂完毕,包括那泪流慢慢的老者。
搜魂完毕,郑拓收获颇多。
这一百零七人竟然外出,伪装成苦修者,寻找关于轮回碑,轮回井……的秘密。
所以,这群家伙的信息量十足,这是郑拓没有想到的。
如此信息,配合上自己手中的地图。
顿时有一大片地域变得格外清晰。
起码从现阶段来说,这片地域他能掌控在手中,安全系数要比其他地方更高一些。
信息收获完毕,郑拓起身,便是准备离去。
此地有大手子存在,虽然他不怕,但也不要硬撑着,率先离开,避免战斗才是王道。
“怎么,来了就想走,这样做可是不过厚道啊!”
有声音传来,那是一位男子,身穿黑白色蟒袍,站立于虚空之上,俯视郑拓等人。
“你是谁?”
老者有意询问,周围人也抬眼看来。
很显然。
他们久居此地,却并不认识此人是谁。
“我是谁,我就是你们的主人……烛九阴!”
男子看上去有些疯狂。
他高举双手,一副神棍模样,看在眼中,让人怀疑这货是不是脑子秀逗了。
不过,这烛九阴之名,听上去果真有够唬人。
烛九阴,又叫烛龙,乃是龙族分支,最为强大的一脉。
“你是烛九阴?”
白麒麟言语中满是不信。
但他仔细感受,不由心中一动。
“靠!还真尼玛是烛九阴的气息!”
白麒麟这一嗓子,算是暴露了自己的年龄。
麒麟一族本身就比较年长,经历过诸多岁月。
想来,能被白麒麟这般叫出名来的,应该不是一般较色才是。
“麒麟一族?”
烛九阴见到白麒麟,一眼便看出白麒麟的身份。
“老九,你……不认识我了?”
白麒麟尝试性问道,看上去与烛九阴似乎相识。
“我一定要认识你吗?”
烛九阴看上去颇为高傲,对于白麒麟这家伙并不感冒。
“那就好,那就好……”
白麒麟口中低语,这般说道。
从阳神开始掠夺 饼甜
郑拓见此,感觉不对,立刻传音白麒麟。
“你与这烛九阴认识?”
“内个……”
白麒麟显得十分犹豫。
“当年有过交手,不过这货应该是铸就应的分身,不是本体,老九不喜欢暴露在阳光下,其喜欢黑暗的地方。”
白麒麟这样说,郑拓便是明白。
交过手的意思就是双方不死不休,有过大仇,不然白麒麟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烛九阴,我无意打扰,这就离去。”
郑拓说着,就要离开。
烛九阴能与巅峰白麒麟对决,应该是一位狠角色,最好不要招惹。
“既然已经来到,便留下吧。”
烛九阴当即出手,打出一道黑光,笼罩这片山谷。
烛九阴实力强大,传言中,其只有一只独眼,睁开便是白天,闭上便是夜晚。
这堪称一种绝世神通。
此刻白麒麟杀来,郑拓当即出手,打出光属性灵气。
嗡!
两种力量碰撞,震动山谷。
“咦!光属性灵气?”
烛九阴很有见识。
“奇怪,你这般存在,怎么可能被光属性灵气认可?”
烛九阴言语中对郑拓颇为瞧不上,觉得郑拓配不上光属性灵气。
“烛九阴,何必如此。”
郑拓没有争斗之心,现在收获了信息,指向速速离开。
“小子,你毁我大计,让我这轮回井失去灵性,还敢说何必如此,也好,我见你刚刚懂得使用轮回之力,将你抓住,远比这一百零七人更加好用。”
烛九阴出手,杀向郑拓。
白光杀来,肆虐当场,威力十足。
郑拓见此,在度打出光属性灵气。
两种力量碰撞,仍旧谁也无法奈何对方。
这烛九阴虽然只是道身,但实力极为强横。
“归来!”
烛九阴见自己手段无用,当即厉喝一声。
嗡!
山谷之中,四周墙壁内,顿时有无数黑影涌动而出。
这黑影如同幽灵一般,飞舞着,冲向一百零七人。
“动手!”
那老者与大汉突然厉喝出声。
这群人当即出手,大战漫天黑影。
但是凭借他们的实力,属实难以对抗那黑影。
有黑影钻入一人体内,那人瞬间双眼一片漆黑,竟转眼在度被黑影控制。
而被黑影控制后的男子,没有对郑拓发动攻击。
其身形一动,竟然返回自己刚刚打坐之地,转眼间化为一尊石雕。
这种场景十分诡异。
“这是作何?”
白麒麟不解,多有询问。
“他在布阵!”
郑拓身为一名阵法师,很快识破对方手段。
这烛九阴经过两次试探,知道打不过自己,所以立刻施展其他手段布阵,试图将他们围困此地,进行炼化。
“好家伙,还有这种手段,给我死!”
白麒麟听闻此话,当即出手,打出数道白光。
白光转眼间化为数头白麒麟。
白麒麟凶恶非常,明明是光明的白色,却给人一种冰冷的阴森。
“杀!”
白麒麟厉喝!
顿时。
数头白麒麟出手,冲向那漫天黑影,双方开始厮杀。
白麒麟相当凶猛,狂暴厮杀之下,那黑影毫无还手之力。
“白麒麟?”
烛九阴低语,“我似乎记起了什么,你这个挨千刀的王八蛋,竟然还活着!”
通过如此咒骂的言语,完全能够感受到烛九阴的愤恨。
也不知道白麒麟这货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烛九阴之事。
“少废话,受死吧。”
白麒麟不管那可,继续催动幻化而出的白麒麟,对黑影进行捕杀。
同时。
魔蝎老祖也出手。
其实力没有郑拓与白麒麟强大,但这家伙的手段也是几位强横。
那尾巴上的毒刺每一下都能带走一道黑影。
干净利落,杀伤力十足。
最后便是郑拓。
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出手,针对白麒麟。
“麒麟印!”
郑拓手中捏麒麟印,当即打出。
顿时一方大印出现,带有麒麟威势,压向烛九阴。
烛九阴见此,不敢硬碰硬,立刻闪躲开,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奈何。
郑拓不给他时间。
鲲鹏法催动,施展天下急速,瞬间杀到烛九阴身前。
“好快!”
烛九阴没想到郑拓这么快杀到自己身前,完全没有任何准备。
“神龙摆尾!”
郑拓瞬间踢出一脚。
“吼……”
龙吟肆虐,郑拓脚上竟有一条真龙肆虐,嘭的一声,踢在烛九阴腹部。
嘎嘣!
脆响袭来,烛九阴肋骨被郑拓一脚踢碎。
“龙族法门!你是谁,你怎么会龙族法门!”
烛九阴大惊失色!
刚刚那神龙摆尾,他竟从其中感受到了龙族气息,且是祖龙之气。
明明是人族,为何有祖龙之气,能够使用龙族法门。
“哈哈哈……烛九阴,你今天算是见到祖龙的爷爷了!”
白麒麟大笑之声传来。
“你面前之人,乃是修仙界真正的传奇,名为无面,你所谓的龙族之祖祖龙,不过是我无面老弟手下十二神将之一,你说说,你是不是见到了祖宗的爷爷,哈哈哈……”
白麒麟知道郑拓的消息。
辰龙以祖龙之躯,大战姜家神子姜维。
那一战可谓相当精彩,具有非常隔壁的代表意义。
不仅辰龙这十二神将被人们所熟知,更是确立了郑拓传奇的位置。
以祖龙为手下神将,这种大手笔,简直古来不曾所见,堪称千古第一人。
“以祖龙为手下神将?”
烛九阴难以置信。
他本身为龙族,体内蕴含有龙血。
祖龙对他们来说,那就是祖宗。
对方以自己祖宗为手下神将,这种感觉,令他非常不适。
“我管你什么传奇与否,敢囚禁我龙族之祖,你今日便要葬在这里。”
烛九阴不相信祖龙会低头,认他人为主。
肯定是这无面用了什么手段,才让祖龙不得不低头。
“杀!”
烛九阴当即化为本体。
一条巨大的,宛若火车般粗细的烛龙。
烛龙浑身漆黑,腹部雪白,额头只有一枚眼睛。
“去死吧!”
烛龙张口,猛然吹出一股劲风。
劲风肆虐,笼罩郑拓白麒麟与鬼蝎老祖。
呼……
劲风吹过,开始并未觉得怎样,片刻后。
“啊……”
魔蝎老祖实力最低,此刻第一时间造成冲击。
那劲风带有腐蚀效果。
他那坚硬宛若铠甲的甲壳,此刻在劲风之下,竟然开始被腐蚀。
这种景象十分可怕。
所有一切,似乎都在化为飞灰。
想来。
这山谷如此模样,也与这烛九阴有莫大的关系。
郑拓见此,打出太极之力。
以太极之力将魔蝎老祖保护。
魔蝎老祖这家伙很识趣,也很聪明,算是一个不错的代步工具。
这么好的代步工具,郑拓懒得寻找第二个。
索性将魔蝎老祖保护。
“我也要!”
白麒麟见此,当即如孩童般,叫嚷着我也要。
“要你妹,跟我出手干掉这烛九阴!”
郑拓开口,身形一动,凭借不死不灭神功的强横,杀向烛九阴。
白麒麟没有办法,不敢掉烛九阴,他们根本无法离开。
当即化为一道白光,与郑拓一起,冲向烛九阴。
“黑夜降临!”
烛九阴见此,当即闭眼。
顿时。
刚刚还是白天的峡谷,突然间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这种感觉有些超现实,改天换地,转瞬即逝。
“光来!”
郑拓低喝!
顿时周身光芒四射,化为神阳,将这片空间照亮。
“无用的!”
烛九阴低语,继续催动神通。
黑暗奖励,吞噬所有一切的光。
郑拓就算郑拓此刻化身神阳,光芒万丈,欲要将这黑暗照亮,却也无济于事。
那黑暗太过可怕,能够吞噬一切。
且这黑暗太过纯粹,哪怕是光属性灵气,也难以真正照亮这片黑暗。
郑拓催动各种力量,金光,蓝光,白光……
各种光芒交相呼应,试图寻找出能够照亮这黑暗的光。
可是。
最后的最后,没有任何效果。
黑暗仍旧是黑暗,他能吞噬一切,郑拓唯一能够照亮的只有自己。
突然!
刷!
有危险袭来,郑拓的感知因为这黑暗,所以,变得异常迟钝。
那攻击已经杀到自己身前,他才堪堪感受到危险。
本能的举起双手,抵挡那突如其来的攻击。
嘭……
他感觉双臂被某种坚硬而硕大墙壁击中。
那是一条龙尾,健硕而有力,抽打在郑拓身上,当即将郑拓轰飞。
被抽飞的郑拓,狠狠砸在地面之上。
顿时。
郑拓感觉自己脊背一痛。
好家伙。
这地面怎么比烛龙的龙尾还要坚硬。
郑拓立刻起身,催动十方世界,试图以十方世界寻找烛九阴的位置。
如此想法是没有错的。
此刻他被黑暗笼罩,依靠领域十方世界,完全能够代替眼睛,提前发现周围的危险存在。
但是。
他显然低估了烛龙这天赋神通的强大。
嗡!
黑暗之中,有莫名力量降临,郑拓感觉自己十方世界一紧,有不好之事已经发生。
界域类原始领域!
郑拓心中大动,他竟然感受到了与自己十方世界一样的领域。
还是原始领域。
看来,这家伙真是烛九阴,货真价实的烛九阴。
原始领域本就稀少,界域类领域同样稀少。
两种稀少何在一起,明显更加稀少。
本以为他的十方世界,已是界域类领域中的唯一。
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同行,这烛九阴也拥有原石界域类领域。
好,好,好。
郑拓不慌反喜,他当即催动十方世界与对方对抗。
他也想看看,同为界域类领域,谁更强大。
同时他也学习学习,看看对方这界域类领域,究竟有何非凡之处。
两种不同风格的界域类领域碰撞,结果自然是郑拓吃亏,毕竟人家还有天赋神通黑夜降临。
黑夜降临之中。
烛九阴就是黑暗,黑暗就是他。
“界域类领域!”
烛九阴显然也感受到了郑拓的领域。
本就稀少的领域,还有是原始领域,还在这里相遇,这简直就是缘分啊。
但对此,烛九阴并不买账。
这个无面无端出现在这里,针对自己手下搜魂,让他十分不爽。
还有这个白麒麟,这货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不过其身上给自己那种令人恶心的感觉不会有错,这个家伙肯定与本体有仇。
如今本体正在沉睡,不会轻易醒来,那我就出手,将这三个家伙禽下,交给本体发落。
烛九阴心中想着,扭动健硕肉身,杀向郑拓。
没有丝毫暴露,强横的尾巴抽动,狠狠甩向郑拓头颅,欲要将其当场格杀。
他能够看得出来,这三者中,那蝎子精最弱,不着急处理。
那白麒麟看上去并未在巅峰,也很弱,唯有这个无面,实力很强,他都看不透。
干掉这家伙,其余二者,便是瓮中之鳖,难逃手掌。
烛九阴杀来,手段非常残忍。
待得他尾巴杀到,眼看成功之时,郑拓双手猛然袭来。
嘭……
双方碰撞,烛九阴哀嚎一声,好痛,好痛。
烛九阴感觉自己的尾巴差点没被打掉。
靠!
这货吃什么长大的,身体素质太硬了吧。
烛九阴感受到自己尾巴的疼痛,整个人傻掉。
咱这肉身可是经过千锤百炼,以本体身上的一块鳞片炼制而成,防御力堪比先天灵宝。
纵然如此,还是被这小子打的疼痛不已,近乎抽筋。
不过好消息是,就算这个无面的反应很快,能找到与自己对决的位置,却也无法真正伤到自己。
充其量也就是让自己很疼而已。
难缠的家伙我见过许多,这个无面绝对是一块硬骨头。
硬骨好,啃起来有嚼劲。
烛九阴被激起凶性。
他当即促动法门,化为万千分身,一股脑冲向郑拓杀去。
正在感受周围,想办法如何破解这黑夜降临时,突然感觉到有万千杀气袭来。
他当即催动不死不灭谨慎,有金色光罩出现,将他保护其中。
下一秒。
嘭嘭嘭……
黑色而巨大的龙尾杀来,劲道十足,抽打在金色光罩之上。
金色光罩颤动不已,竟有碎裂风险。
“好手段!”
郑拓与黑暗中开口,夸奖烛九阴。
“哼,对你们这种家伙,我有一万种手段。”
烛九阴见郑拓被围攻,当即臭屁的回应道。
但是下一秒,他便感觉有危险从头顶袭来。
“神龙摆尾!”
郑拓不知道何处出现在烛九阴头顶,抬腿就是一脚神龙摆尾。
嘭!
结结实实,一脚踢在烛九阴脑门独眼之上。
烛九阴反应也是很快,独眼所在原本是逼着的,此刻有乌光弥漫,将其保护。
独眼是他身上最重要的地方,所以独眼的保护非常重要。
郑拓的攻击虽然狠辣无情,但这一脚,仅仅只是将烛九阴踢飞入黑暗之中,并未造成任何击杀下过。
“好小子,你敢偷袭我!”
烛九阴气急败坏,显得非常愤怒。
“该死的人族,就知道玩这些没有用的小即将,无面,作为修仙者,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实力才是硬道理,你觉得凭你如此手段,能将我镇压怎得。”
烛九阴不爽,试图找回场子。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你说呢!”
郑拓寻声,在度出现在烛九阴背后,当即就是一击神龙摆尾。
吼……
龙吟肆虐于黑暗,郑拓全力出手,没有丝毫保留,试图一脚将烛九阴踢死。
但是。
他的权利一脚,竟瞬间从烛九阴身上穿过。
“假的!”
郑拓惊呼一声上当。
下一秒,冷风从他背后袭来。
“还给你,阴险的家伙。”
烛九阴笼罩挥舞,上面带有腐蚀的力量,一把抓住郑拓手臂。
“给我死!”
那腐蚀的力量强大无匹。
纵然郑拓有天道不灭体护身,也是难以承受这种腐蚀,冒出滚滚青烟。
“滚!”
郑拓暴喝,释放自身龙威。
龙威降临,当即震退烛九阴。
烛九阴毕竟是龙族,会被龙威压制,这也是郑拓为何使用龙威的缘故。
“可恶的人物,竟有我龙族神通,你该斩!”
烛九阴愤恨着叫嚷道。
同时,他也惊愕于这无面的肉身强度,简直不要太过变态。
自己的烛风无孔不入,能炼化万物,竟然无法将对方手臂炼化。
这还是自己抓住对方的情况下。
从以前的战斗经验来看,这还是第一次。
“从觉悟上来讲,你的确不如白麒麟。”
郑拓点头,这般说道。
白麒麟这货不靠谱,但觉悟是真的高。
其愿意分享麒麟一族的神通大术,愿意让麒麟大术被人所使用,所熟知。
别的不说,但就这般,麒麟大术就能传承无尽岁月,仍旧保持辉煌。
反观龙族手段,如今能够拥者已寥寥无几。
在强大的神通,在强大的法门,没有人使用,也终究不过是废纸一张罢了。
“少于提那个混蛋,今日过后,事件在无白麒麟。”
烛九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导致他咒骂白麒麟,十分不爽。
“喂喂喂……”
白麒麟声音出现。
“我说老九,我真的什么也没有错,你我当年是至交好友,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死党,怎么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不仅不认识我,还一副要干掉我的模样,唉……心寒,我现在只有心寒。”
白麒麟出现场中,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望着烛九阴,眼中写满了失望。
“滚!”
烛九阴的回应显得更加直接有力。
“白麒麟,麒麟一族的弃子,那麒麟自上古便有瑞兽之名,乃是受人尊敬的百兽之长,直到你这白麒麟的出现,让麒麟一族蒙羞,诞生污点,我烛九阴岂能与这种家伙为伍,真是可笑至极。”
有理有据,掷地有声。
看来烛九阴对白麒麟的记忆恢复许多。
“你不懂,这都是命,我天生就是背黑锅的命啊!”
白麒麟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别说烛九阴,郑拓都想狠狠抽这货一顿。
“算了!”
白麒麟惆怅过后,自己觉得也很尴尬。
“破!”
白麒麟太自己那雪白的蹄子,轻轻往那漆黑的地面一点。
顿时。
有光出现。
那光如水波纹般四散开去,当即将这黑暗全部冲散。
仅三个呼吸,黑暗消退,光明重临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