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k1d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好萊塢往事 起點-第四百五十六章 搞死米高梅(1)-1xgcm

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当高盛董事长亨利-保尔森觉得,罗兰在魔兽影视上的要价有些太过离谱,双方暂时没有商谈的可能时,罗兰也乐得接受对方的提议,与之先行分开。
这其实就是权力的魅力啊!
换做正儿八经的商人,面对高盛的索要,他们的心中,难免会生出妥协的想法,毕竟,这种政商一体的巨无霸不是常力所能抗衡的,可罗兰呢?
以前,他是真的人畜无害。
与他合作的家伙只需摆明立场摆清利益,都不用动用恐吓手段,他就会主动割肉,快速离场,而现在嘛,当大腿抱着抱着,将自己抱成了大腿时……
情况,那就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高盛看中了我的资产?
我不卖啊!
你能把我怎么着?
甭管是商业领域里常用的扶持竞争对手,还是财团出击时最喜欢发动的权势压人,这些高盛能用且惯用的手段,对于罗兰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前者的扶持竞争对手,那就是在打击自己人!
当我的产业和你们族人的利益紧密相连时,你打我,那不就等于是散队吗?
为了小小的利益,将延续百年的种族抱团规则给废了?
那犹太人可就真要成为历史了。
而权势压人嘛……
现在当权的是谁?
小灌木丛啊!
在象党风头无两,驴党只能蓄势出击时,权势压人不就是个笑话吗?
甭管是能给人扣上间谍帽子的CIA,还是调查联邦犯罪的FBI,亦或是养着军队的IRS,这些高盛都动用不了,而若是让小灌木丛知道,那个在为自己利益奔波不休的罗兰竟然被人盯上时,那高盛,才是被全世界最大的暴力机构所调查的目标!
对!我的确没有枪!
但我和能扣动扳机的家伙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这就够了!
所以,在罗兰三番两次开出天价时,亨利-保尔森也只能回去和人商议对策,而当双方笑着分别后嘛,披星戴月回到酒店的罗兰,则发现老婆已经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低头扫了眼腕表,十二点整的刻度让他放轻了脚步。
脱掉外套随手一丢,拉开椅子扶住身子。
然而,正当他想要弯腰抬手,将老婆抱起,送入卧房时,被响动惊醒的凯特已然睁眼。
警觉的目光扫视动向来源,当她瞧清罗兰的面貌后,锃亮的眼眸瞬间黯淡,疲惫的声线也缓缓而出,“你回来了?现在几点了?我怎么都睡着了?”
“十二点多了,你困也正常。”
虽然老婆醒了,但罗兰依旧将其抱了起来。
而凯特也没矫情,身子骨放松的同时,整个人也化作猫儿,将脸贴在了罗兰的怀里。
“谈完了?”
瓮声瓮气的话语传了出来。
“怎么样?”
原子空間
略带关切的询问在困顿的声线中尽显柔软。
“还行吧,但事情没完。”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高盛已经报价了,所以,明天我还要去趟华盛顿。”
“……”
突如其来的安排,让怀中的家伙陷入了沉默。
而当罗兰将她放上床,撸起被子帮她盖好时,在回来路上做好的计划,也被他顺势抛出。
“事情其实谈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只有细节。
你身体不舒服,那就待在纽约好好休息,别跟我一块儿跑了。
当然了,我也是当天去当天回。
我明早陪你用完早餐,九点多钟出发,一个小时的飞行,中午就能和他们谈事了,谈完之后,下午再坐飞机回来,如果时间够的话,晚上还能陪你用餐。
然后……
再去和下班了的家伙交流。
既然他们早就想和对方达成共识,我觉得,剩下的交流应该会很轻松。
至少,不会和我再有太大的关系了……”
虽然罗兰放慢了语速,希望处于迷糊状态的老婆能够听清。
但比他语速更慢的,则是凯特的反射弧。
当杵在床旁的罗兰将一切交代清楚,双眸直勾勾的看着老婆,希望对方能给予回应时,沉默了半晌的傻女人,却忽然冒出了一句,“别抽烟。”
“?”
罗兰缓缓地在脸上打出了一个问号,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衬衫,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烟草味儿钻入鼻腔后,明白过来的他立刻道:“这是亨利抽的,和我没关系。”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还俯下身子,在老婆的唇间吻了一下。
虽是相触即分,但床上的家伙依旧傻乎乎的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唇。
“唔……好像是没有……”呆呆的话语本能而出。
下一秒,觉得没啥问题的她侧过了身子,蜷缩起来,“那你去洗澡吧。”
莫名其妙的反应让罗兰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在遵从老婆的指示,拎着裤衩钻进洗浴间的同时,无数的疑问,也涌上了他的心头——
‘这家伙转性了?’
‘怎么最近软软的?’
‘说话时有气无力,还喜欢睡觉?’
‘……’
虽然直至洗完澡时,罗兰也没想明白凯特最近怎么了,但眼瞅着时间不早,明天还有工作后,他便把心中的疑惑,全都压在了心底。
毕竟,将手中可以完结的事物处理完毕,那才是符合自身利益的头等大事。
当然了,作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他也不会对妻子的异常放任不管。
第二天一早,陪着没啥精神的老婆吃完早餐,确定她就是不愿意去医院检查身体后,在离开纽约,前往华盛顿的路上,罗兰也让自己的助理,喊来了私人医生。
“去看看她到底什么情况。”
“好的,Boss。”
虽说将所有的一切交给医生,是一种挺不负责任的行为,但……
罗兰也不是医生啊!他也没有能洞悉一切的超能力!
所以,相信专业,就成了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而在他离开的同时,前往客房给凯特诊断的私人医生则是一脸的迷茫,因为她确定,眼前这个并不想配合自己但却不得不配合自己的家伙,身体十分的正常。
而唯一不正常的,或许是这对小夫妻的神经。
“艾伦夫人。”
“嗯?”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我说了我最近没有任何不适,就是时常犯困,而且我每个季度都会做体检的,所以你不需要用这种严肃的表情看着我,因为如果真有事情的话,早就查出来了。”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那你想问什么?”
“我想问的是,你的上一次体检时间是什么时候?”
“回英国之前,去年十月底。”
“那你时常疲倦,是什么时候的事?”
“今年一月份,来美国之后,怎么了?”
“呃……那你的例假正常吗?根据你的描述,你这个月好像没来例假?”
“!!!”
万劫帝皇 神民
如此话语,让本靠在躺椅上接受医生询问的凯特猛地睁眼。
在与女医生对视的同时,许久未用的大脑,也疯狂的搜索着最近的讯息。
当她确认,自己的亲戚这个月的确没来时,本懒散至极的脸上,顿时扬起了狂喜。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医院!”
两声高呼,让守在门口的助理一脸诧异。
而在她们赶进屋子,帮凯特更衣穿鞋时,心情极度愉悦的家伙也嘱咐道——
“不管等下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能和罗兰说!
听到了没有?”
…………
老婆的欢喜,罗兰不得而知,又或者说,在凯特兴冲冲地前往医院的同时,已经抵达华盛顿,见到亨利-拉姆斯菲尔德的罗兰,脑壳那可是异常的疼。
因为当他把高盛的需求告诉对方,觉得他们能自行约定时间,坐下来慢慢详谈时,亨利-拉姆斯菲尔德却喊住了他,希望他能在华盛顿多留一会儿。
“干嘛?”罗兰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请求。
而亨利-拉姆斯菲尔德倒是回答的异常干脆,“我需要将这些东西呈给乔治,然后……我们会尽快给你一个答复,让你好将我们的想法,转交给高盛。
这个时间可能是今天下午,也有可能是今天晚上,或许是明天白天?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总之,二十四小时之内,我们会商议出一个结果。”
“What?接下来的事情不应该你们自己谈吗?”
罗兰惊了,“你们这种交易,还需要我来传递吗?”
“那当然了!”亨利-拉姆斯菲尔德觉得罗兰是在问些废话,“有你当中间人,我们在那些能源巨头,军工企业面前就不会难做,因为我们可以理所应当的向他们表示,这是高盛在同意推行页岩油开采一事上做出的交易!
索要财政部长这一职位,是高盛放行页岩油开采的根本核心,而不是为了让页岩油能够开采,我们主动将财政部长这一职位送给高盛。
前者,是我们被逼无奈,后者,则是我们主动放权。
虽说是文字游戏,但概念,可是大不相同。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当亨利-拉姆斯菲尔德理直气壮的将自己所要的交易描绘成高盛的索取时……
坐在他对面的罗兰,脸黑的,和个包拯一样!
‘这是高盛主导的交易,和你们没有关系?’
‘握草!’
‘你们这群哔崽子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吧!’
罗兰不是傻子,他当然听得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小灌木丛政府,这是一边当婊子一边立牌坊呢!
如同亨利-保尔森所说的一样,拥有华尔街资产的他们,也不希望那些工业巨头一直用疲软美元政策刺激出口,但在对方支持自己上位的情况下,他们也不能主动与对方撕破脸。
在这种情况下,事情的突破口在哪?
那就是突然出现的罗兰啊!
本在英国待得好好地罗兰为什么会突然回美国?
并且直接飞抵华盛顿找上小灌木丛?
是因为《纸牌屋》吗?
不!
在小灌木丛安抚工业巨头的话术中,罗兰是打着《纸牌屋》旗号来帮高盛当和事佬的!
是高盛先想在页岩油这个项目上做交易,而后他们才做的!
不是他们愿意将财政部长的位置拱手让人,而是他们不得不让出去!
这样一来,强势美元和疲软美元的矛盾,就有高盛去背了,而小灌木丛他们呢?
不能说是置身事外,但也比直接和支持自己的资本硬刚,要好得多!
当然了,这种套路是骗不了人的,可很多时候,骗人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骗人。
就算那些工业巨头知道,小灌木丛他们为了保证能源巨头的利益,而牺牲了自己,他们也不会再台阶充足的情况下,直接与他们撕哔。
而只要不撕哔,那大家依旧是一家人。
即便以后离心离德,那也没关系啊!
队伍没散嘛!
没办法,谁让资本充满着妥协性呢?
这种妥协可以源自当下的发展,也可以源自未来的一切……
而总归,就是个利。
让那些工业巨头丢掉财政部长之位的核心是什么?
是高盛想要掌控金融吗?
不,是能源巨头要石油。
如此一来,这其实是工业巨头和能源巨头的内部矛盾,而在能将内部矛盾转移成外部矛盾的情况下,任谁,也不会去主动打破这个平衡啊!
“行吧,那你们赶快去弄吧!”
知道高盛逃不了锅的罗兰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但我们得先说好,我这边怎么算?”
“你这边?你想要什么?”
亨利-拉姆斯菲尔德说:“《纸牌屋》这件事情,那是我们应该做的。乔治会说服自己的父亲出任这部剧的顾问,如果你们有需要的话,我觉得让他在里面演个角色是没有问题的,当然了,为了乔治的任期考虑,他们肯定是不愿接受太多的负面刻画的。
除此之外,你是想让我们在索尼音乐那边给你帮助吗?
如果你想压价的话,我们……那可能是真的做不到了。
毕竟,最后这笔钱还是流入司法部的。
但如果你想要一个完整的索尼音乐娱乐,那我们也能想办法让迈克尔-杰克逊卖掉手中的股份,可这件事情的风险非常的大,一旦陷入争端,那就需要媒体对我们进行有利渲染,而这方面的事情,我们只能影响到时代华纳和福克斯,至于其他的媒体……
你比我们熟,对吧?”
这真的是利益到了,谁都能死!
罗兰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找他们时,这群家伙在任何事情上都是磨磨唧唧不愿开口,可现在呢?随着页岩油一事敲定,任何拦在他们面前的家伙,都是尸体。
让迈克尔-杰克逊卖掉手中的股份?
握草!
这不就相当于是送人家上路嘛!
因为谁都知道,他自己,是不可能卖的啊!
若是在《纸牌屋》立项之前谈这事,罗兰或许还真会有这样的想法,但随着和高盛的交锋,得知华尔街那群资本都看中了自己手里的财产后,罗兰对索尼音乐的完整性,就看的非常的淡了,在虎视眈眈的压力前,他必须尽快的让手中的资产茁壮成长。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抵御巨头们的下次报价。
‘你们不是觉得我的报价和开玩笑一样吗?’
‘但没有你们的支持,我就是做得起来啊!’
‘爱买不买!’
但可惜,守望创投这种公司,是没法刺激的。
所以,罗兰之前觉得,可以壮大魔兽影视的收购,就得提上日程。
“我想要收购米高梅,百分之百收购。
按照现在的算法,它最起码价值四十多个亿,但我并不愿意出这么多的钱。
有办法吗?”
“米高梅?”
罗兰的这一需求并没有超出亨利-拉姆斯菲尔德的预料,又或者说,现在的罗兰提什么要求,他们都觉得是相对合理的,毕竟,和石油相比,几十亿的买卖,那都是小货色。
但米高梅嘛,却有着很多问题。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米高梅的现任老板是柯克-科科里安?
他的身家也有一百多亿,接近两百亿。
如果你想从他的手中买走米高梅的话……
好吧,给我一点时间,我回去让团队帮你设定一个方案。
和对高盛的谈判内容一样,二十四小时内。
Okay?”
“Okay!”
没错!
再被各路大资本套路之后,被罗兰选定的弥补方案,那就是米高梅!
阴毒继母:暴王,妃要一纸休书
理由嘛,其实也很简单。
因为由他出面收购,过程会非常的麻烦。
在罗兰的前世,零四年左右,和美国在线貌合神离的时代华纳对米高梅报价,希望以四十五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米高梅,但在他们和对方谈判之时,索尼却从旁杀出,给出了四十七亿的报价,而到最后,更是将其抬到了五十亿。
当然了,价格其实并不是重点,真正的核心,其实是和索尼一同出现的资本。
在五十亿这笔杠杆收购的交易里,索尼只出了其中的百分之二十,而剩下的百分之八十里,电信巨头康卡斯特出资百分之二十,私募基金TPG和普罗维登斯各出资百分之二十一和百分之二十九,余下的百分之十,由APriori和四方集团共同持有。
如果光看名字,那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堆金融资本将其瓜分。
但实际上嘛……
和古根海姆与高盛一样。
这些金融公司在零四年左右介入米高梅时,为的,也就是好莱坞的金融模式。
但可惜,他们没有古根海姆与高盛那么高的素质,就是群乌合之众。
如果说古根海姆和高盛是有意识的瞎搞,那他们,就是纯粹想把娱乐项目包装成真正的金融产品,以抵押物债权在抵押的方式,从债券市场不断的融资。
仅仅五年的时间,他们就让米高梅欠下了四十亿的债务,然后……
他们撂挑子不玩了。
将四十亿债务兑成公司百分之九十五的股权,拍拍屁股,直接走路。
当然了,他们撂不撂挑子,和罗兰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真正有关系的,其实还是这群家伙背后的人。
四方集团创始人是迈克尔-彭博的朋友,这其中,还有英特尔创始人戈登-摩尔的股份;
TPG成立于九二年,背后站着的,是通用电气;
除此之外的康卡斯特不用介绍了,因为他们最后直接就买了NBC环球;
而这些家伙嘛——
全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自己人!
罗兰认识迈克尔-彭博,罗纳德-佩雷尔曼介绍的。
罗兰不认识戈登-摩尔,但ATi剩余的股份,现在还在英特尔的手里捏着呢。
虽然他和通用电气没有关系,但推《纸牌屋》,就是为了能让梦工厂和通用电气有关系。
所以,在经历了高盛的索要之后,为了不让自己再被‘自己人’这个身份拿捏住,罗兰就必须想办法,快准狠的侵吞自己想要的目标!
和这些家伙一起竞价,价高者得?
别开玩笑了!
他可是在米高梅收购案上,连五个亿都不愿意花的家伙!
而和索尼一样,与这些资本实行共同收购?
那得嘞!
罗兰敢保证,一直盯着自己的高盛,会拍着胸脯表示,老子能出百分之八十!
罗兰不愿意接受高盛的投资,以高报价拒绝我们的好意?
不要紧啊!
收购你想收购的目标,然后提出以股换股的合并,那我不是照样能当成股东吗?
三十亿的价格,买入魔兽影视百分之十的股权,高盛没这胆量,但要是以四十亿的价格买个米高梅,然后推动米高梅和魔兽影视的合并,这种单子,他们还是能做的啊!
可如果米高梅真的被高盛收购了,那……
罗兰就会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
整个好莱坞里,唯有他没有片库,那之后流媒体的日子,还怎么过?
獵網 蝦寫
超級男秘
所以,在晾着高盛的同时,让能和对方硬刚的小灌木丛出手,就是最便捷的选择。
因为这样,不仅能免去和自己人对立的意外,还能将高盛入场的风险,降至最低。
…………
而在罗兰和亨利-拉姆斯菲尔德达成等待协约的同时,闲着无事的罗兰也拨通了老婆的电话,当他把自己得留在华盛顿等结果,今晚可能不会回纽约的情况告诉凯特后,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异常愉悦的赞同音,“今晚有事,不回来了?
没问题啊!
那我晚上一个人吃了。”
“?”
我的野蠻同桌
罗兰的脸上,缓缓地呈现出了一个问号。
不是他有问题,而是他觉得凯特可能有问题。
“呃……亲爱的……”
“啊?”
“我怎么感觉,我一走你的心情就变好了?”
“啊……有吗?”
“难道没有吗?”
“那这可能是你今天给我找了个医生吧?”
当罗兰听见老婆主动提起这事后,本还想以《老婆一离开自己就高兴,是不是自己被绿了》的状态写一本轻小说的他顿时就把注意力拉回了对方的身体,“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我没问题啊!”
“啊?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还为此去了趟医院呢!该做的检查都做了,就是……”
“就是什么?”
“医生说我胖了点。”
“……”
北石榴花
罗兰觉得凯特这是在寻自己开心。
因为这话题他没法接啊!
如果赞同医生的话,那不就是在嫌老婆胖吗?
如果不赞同医生的话,那不就是对老婆的身体不在意吗?
如果是One on One的时候,他还能硬着头皮选个答案,然后装死,现在嘛……
他觉得自己如果随便选个答案,那老婆可能就会直接挂断电话。
接着,甭管他现在回不回去,下一次见面时,都会挨批。
然而,就在罗兰琢磨着,自己应该怎么回答时,电话那头的凯特,却心情大好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不过我觉得嘛,胖不胖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事,对吧?”
“对对对……”眼瞅着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罗兰便连忙点头回应。
“那你是不是觉得,明天回来时,得好好的庆祝一下?”
‘你连自己的体重都管理不了,这特么的有什么好庆祝的?’
罗兰无语,但还是得顺着老婆说:“当然得庆祝,好好地庆祝!”
口是心非的奉承几句后,凯特这才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而随着她的放过,待在酒店里的罗兰也抬手擦了擦额头上那并不存在的汗水——
‘男人真难啊!’
‘一天到晚事情真多!’
或许是他的抱怨被上帝听见了,但又更像是小灌木丛他们太想要推进页岩油的开采了,当吃好晚餐的罗兰做好这些人第二天才找自己的准备后,当晚十点多,罗兰的客房大门,便被人从外面敲响了,而等他拉开一看嘛,好家伙,亨利-拉姆斯菲尔德直接就来了。
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白人男子,跟随在后。
而在拉开大门让他们进屋后,老头便直截了当的介绍了对方的身份——
抓個妖狐當小妾
“这位是罗伯特-米勒,现任联邦调查局局长。”
“啊,你好~”罗兰伸手,与对方握了握。
正处于迷糊状态的他纳闷的问道:“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不是想要收购米高梅嘛?”亨利-拉姆斯菲尔德问。
“对。”罗兰点了点头。
“你不是嫌四十多亿太贵了吗?”亨利-拉姆斯菲尔德继续问。
“是的!”罗兰皱起了眉头,“怎么了?”
“经过我们一下午的研究,我们发现,有一种办法能让你以几个亿的代价,收购它。”
“What?”罗兰惊了,“你们这效率也太高了吧?”
“效率高?不不不,只是这个案子非常好做罢了……”
罗伯特-米勒笑着道“虽然这可能不是你精心挑选的目标,但……不得不说,你的运气真的很好,因为柯克-科科里安在我们FBI,有着非常厚的案底……”